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1797章 被封印的妖怪(1)
  “喔,早说不就得了。网? ? W?”商队头领示意手下缓些动手:“在哪里?”

  “就在茶几下边,有个暗洞。”村长指了指不远处的桌子。

  商队头领欢喜的走过去,将茶几掀开,果然在木板下找到了一个小箱子。箱子沉甸甸的,上边刻着许多不认识的上古篆体,黑暗中隐约有许多光华在流转,光看就觉得不是凡物。

  夜不语接触到箱子上的文字,瞳孔猛地一缩,心脏不争气的跳了几跳。

  “主人,那口箱子!”青峰也惊讶的结巴了起来。

  头领笑嘻嘻的一边准备开箱子,一边骂道:“死老头,藏得还真严实。哼,老七,你继续。”

  “嘿嘿。”老七淫笑着将手伸向了半遮半掩的小女孩。村长绝望的狠狠瞪着头领:“你骗我!”

  “老头,你听过无奸不商这句话没?我们行商的人,嘴里有几句是真话,亏你还信了!”商队头领嘲笑着。

  “你骗我!你骗我!”村长喃喃的重复着这三个字,浑浊的眼珠子突然泛出一丝猩红。

  “不好,青峰,快阻止他!”夜不语大叫一声,整个人都扑向了那个古朴神秘的箱子。而青峰在主人的命令下,祭起青刃,五道青色光芒像是五道利爪,电射向村长。这一刻,他能轻易地感觉到妖气,一股庞大至极,就连自己都会惊悚的妖气。

  或许只有姐姐,才能打败拥有如此惊人等级妖气的怪物吧。

  青峰一边想一边疾驰,短短的几米距离却仿佛遥不可及似的,被某种非物理法则扭曲到难以逾越的程度。说时迟那时快,村长从嘴里呕出一口血痰,看似轻飘飘,却无可避免的飞到了箱子上。

  顿时地动山摇,箱子在颤抖,整个报恩庄也在跟着颤抖。

  箱子出万道豪光,刺穿天地。一时间所有人都惊呆了。箱子缓缓地开启,一个黑漆漆的身影从打开的箱子中挤了出来。那道黑影开始只有拳头大小,可是转眼间已经膨胀到离奇的巨型,似乎整个报恩庄,都压俯在它的身躯下。

  青峰手上锐利的青刃并没有将村长碎尸万段,反而打在了地上,激起一堆黄沙。村长不见了,报恩庄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整个天地间,只剩下那硕大的浮在空中的黑影,和地上的十具尸体。以及呆愣着的,手拿利刃的十一个活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每个人脑袋里都有这样的疑惑。还没等大家回过神,商队头领惨叫哀嚎的呻吟就传递了过来。

  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许多的上古大妖魔,神话传说中,乃至《山海经》里的古怪生物,大多都是妖魔与各种生物**后产下的弃子。在山川草木年生久了便会成精的时代,很难想象妖物的品种究竟有多么庞大。

  人类在妖魔面前终究是渺小的,如果不是因为三皇五帝、尧舜禹汤的原因,一代又一代猎捕者对妖魔们孜孜不倦的捕杀。普通人类,根本就没有生存空间。

  对小妖魔,人类经年的赶尽杀绝。对无法消灭的上古妖魔,就会集合众人甚至举国之力将其封印。直到唐初,妖物才逐渐变得越来越少。唐朝的开元盛世之所以是盛世,或许无关政策,主要原因更因为妖怪变少了。人类在山林野外生存的几率大大增加。普通人,甚至终其一辈子也遇不到任何妖怪。

  青峰和雪萦是上古大妖魔,因缘巧合下被史称最大废柴的夜不语收为了仆人。不论过去多少年,夜不语至今都还清晰的记得当时的一切。牢不可破的庞大古墓群下,当时的雪萦这只雌雄同体的妖就被封印在一个刻满古朴篆体的硕大箱子里。

  不错,就跟不远处那个流光溢彩的箱子几乎一样。

  事件大条了!情况远远比夜不语想的更糟糕。他抬头打量着那个硕大无朋的妖怪。这东西散着无边妖力,周围的空气几乎要被妖力压缩成了液态,哪怕靠近它都会觉得窒息。

  这妖怪大约有五百米长,身形有些像东海传说中经常出没的鲸鱼。可是脖子却十分细长,尖锐的牙齿每一颗都足足有牛犊大小,狰狞恐怖。刚被解除封印的它似乎有些不太清醒,漂浮在空中不断地摇着狭长的脑袋。猩红的眼珠子更是突然地瞟向了商队头领三人。

  马帮和商队都呆在原地,害怕的双脚软。有些胆小的家伙早已经吓晕了过去。

  “主人,这玩意儿是什么?”青峰感觉自己喘不过气。

  “鬼知道。你是上古大妖魔,你都不清楚,我怎么可能会认识。”夜不语强自镇定。

  “我自从被主人你下了契约后,脑袋就不太清醒,很多东西都不记得了。不过,这东西我真没见过。”青峰苦笑着努努嘴:“样子好丑!”

  “那个封印妖怪的箱子,倒是比封印你们的小了许多。以实力估计,或许是你和雪萦全盛时期的百分之十左右!”上古封印从来都是以箱子的大小来评估实力的,箱子越大,所封印的妖怪能量越强。封住雪萦的箱子当时足足有两个人高!

  青峰也目测了箱子几眼:“主人,我们这次肯定会没命了。我和姐姐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的妖力,就算是姐姐没沉睡,我吃饱穿好睡得舒服,在封印法术的制约下也没办法使出来。”

  “切,你是妖怪,干嘛那么多愁善感!”夜不语气的一脚踢在他屁股上:“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真想解刨你的脑袋,看看里边是什么构造。”

  “不要!”笨蛋青峰下意识的抱着头,喃喃道:“总之这是绝地,死定了!”

  “要死也要当最后死的那个。”夜不语抛开手上常年握着的扇子,从袖子里不断地往外掏符咒,然后顺着地面摆了一圈,怨气无限的咒骂:“该死的雨梦蝶,这女人名字俗气,就连性格都俗气。活该一辈子嫁不出去!我要死了,做鬼都要缠着她一辈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