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战极通天 > 第二千四百零八章:消失
  第二千四百零八章:消失

  举世无双的躯壳在杀意的极致贯穿后仿佛失去所有生机,沦落到尸骸之境,被寄予厚望的妖族智者空若贤在这一场天地棋盘乃至超级玄神本身力量的抗衡中落败已经成为事实,如烟般散开的血气更像是无情地证明妖族的失败,即便所谓妖族智者,她终究是败了,神秘莫测的她却被曾经同代竞争的血天尊以绝对杀意击败,这可谓是对整个妖之宇宙的嘲讽。

  太凄凉了,风华绝代的智者此时没有一点力量与生命特征地横陈天空,那柄神枪拔出更溅起一片天哭的煞光,引得一颗颗陨石落下,腥风血雨更甚魔灾,哪怕心知这尊智者在妖之宇宙中根本不可能被杀死,诸妖也不禁受此状况感染,此时心弦剧震,忍不住要悲号落泪,以殇歌哀赋祭奠这一耻辱,为绝代佳人,妖族英雄送终。而天空中那持着长枪冷峻而立的龙成无疑被算作了最恐怖的魔王至尊,莫说是弑杀妖智的那杆神枪,就算他所穿的冰甲每一颗冰晶都像是世间所有邪气的凝结,神圣光辉多么耀眼,妖族看来就是罪孽之日,应当摘下与湮灭!

  岂不感受不到这举宙的敌意,但他昂首挺胸,黑发飘扬,却渐渐垂落,粘滞在一处是沾上了血,血与黑色的发丝配上那晶莹寒冷的冰甲似是透出一种最为冷酷与萧索的意境,他注视着那变得冰凉还堕入黑暗的玉体,好像空若贤当真被他杀死,眼中有太多思索,令天地震颤的杀意却在散去。

  “她不擅战。”也就在此时,有妖叹息。没有因空若贤落败憎恶或落井下石,而是这么一叹,剖析本质。

  这位妖族智者自身的定义本就是智者,对妖之宇宙最大的重要性在于运筹帷幄,凭大智慧对整个宇宙进程都作出有益干涉,而非战斗。但她又曾是世界级天才,在其中绝非弱手,又怎能称不擅战呢?可她的对手是血天尊,那名貌不扬,然而在整个最终决战中始终奋战,而且坚持到最后而不溃不殁的最终世界级天才!或许他不及青辰雨、王英锋、妖明寂、舒煜兵一名名世界级天才陨落爆发出辉煌灿烂,也并非空若贤这样留有用之身为整个大宇宙贡献,但他是胜利者!他的经历不可想象,空若贤回归妖之宇宙后便隐匿着,好似要褪去作为世界级天才时拥有的所有锐气傲光,而龙成却随着叶天来到了这个宇宙,为神界使者,扬威在外!

  这是两者根本性的区别,或许论谋略智慧,十个龙成也难敌空若贤,这天地棋盘本又为妖,对空若贤来讲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自身智慧思绪更如海渊无边,任如何也无法挑战逾越,然而龙成还是胜了,他凭战意取胜,吾心不败!

  “但这血天尊到底有几分本领,或可就顶尖层次。”带有流云血冠的青年也是目光深邃地注视着那血衣冰甲光耀势的胜利者,做出了肯定的评价,龙成能得到这种评价却也可谓殊荣。

  因为能被称之为顶尖超级玄神者往往是在自身时代横扫当世,并且悟出逆天战技的存在,便如逍遥神乌凛帝者,霸道而辉耀。龙成原本在世界级天才中只能算是普通,但他却悟出了近乎逆天战技的冰心血浴天不惴,又熬过了最惨烈的一场最终决战,来到妖之宇宙有大感悟,将本身在失去世界气运后再度升华,因此便得到如此认可!当然那些顶尖超级玄神往往是在自身时代后漫长岁月积淀方才重归高峰的,龙成此时还很难匹及。

  但如今这一战已经是威势尽显,此战本身意义相当于两宙荣耀争夺也令战斗双方都气势大增,战斗层次已经不下于真正的顶尖超级玄神水准,空若贤虽有智慧掌控宇宙大势,但她自身却不可驾驭如此威量,此战落败,理所当然。

  而随着这场战斗落幕,悲鸿却亦在天地间洒下希望的种子。烈焰熊熊的刀山渐渐塌下化作一片涟漪灵动的水泽;便像是无数鬼魅面孔的怪树重新落成翠绿之姿,一片片叶则生成花草灌木;满地尸骸中有许多却重新站起了,血肉再度饱满,神情无比震撼,竟是先前天地棋盘落子前整个时空内的妖族,他们本以为自己彻底陷入这棋盘杀伐中灭亡了,想不到竟在此时再度站起,立地重生!

  冰雪消融,春暖花开,风吹叶落,鸟语虫鸣,能见自然万景,有一座座城池耸立于大地之上,一切回归原貌,两大前代世界级天才的对决结束了,但他们没有必要将这方天地毁灭,早在对弈前就已经算好,这方天地原模原样,就算是一粒尘埃也没有灭亡。

  但对生活在这天地间的所有生灵来讲这绝对是奇幻的体验,他们曾为追随妖族智者而战的兵士披靡征战,也在身体腐朽后化作沙粒风流冲上苍天,甚至化作山崩天灾,为天罚利刃,进行了不可思议的旅途。

  金戈铁马已经远去,这是千万年的征战,何等漫长?却又不过一瞬,战争的结果已经落下,无论胜负都至少代表着他们重归于己,这一方天地将不再受驾驭。但为何却有种苍凉与辛酸?无数的妖族心性有了质变,也正是这场战斗的赐予,前代世界级天才的余泽。

  历史没有因此停转,刹那千年却又有一道身影再度站立,那一笑一颦皆有太古莫及的智慧,分明是那战败身殒的空若贤又一次走出,只是这次她没有那般迷雾云烟中的神秘莫测,穿着一袭白衣便坦然走出,眼望着龙成笑靥如花,反倒是将先前龙成对天地施展的春风之质效仿,与此时龙成冷峻却又似有迷茫的面容形成强烈对比。而更显得画面感强烈的是在她一旁分明正有着那浑身浴血,香消玉殒的尸身,是她自己。

  见状,不少妖族都松了口气,哪怕心知空若贤不会死亡,但能亲眼所见总令心有慰藉,但这时见到空若贤向龙成走去,却也不禁心有戚戚,像是生怕这血天尊再毫不留情地出手,以神枪将她贯穿!

  但那一幕没有发生,龙成敛去那锋芒毕露的长枪,连身上的寒冰战甲也是隐去,他同时向空若贤走去,天地棋盘中那阴霾、森冷、血腥、战伐的气息都早已消失,回归于神的高洁凛然,这一种会面也像是敛聚世间的无数奥秘,又是一种震撼大宙的会晤。.

  他们将如何对话?以胜者与败者的立场冷嘲热讽?以曾经世界级天才对手的关系回忆前尘?亦或是代表自身的大宇宙进行辩驳明判,或也可能直接论道,阐述神上大理。

  但两名聚集宇宙注视的神妖却是在彼此距离丈远时止步,他们望着对方,同时开口。

  “恭喜血天尊得胜。”红唇亲启,失败者真心祝愿。

  “若贤智者弈术高超,在下无才,领教了!”龙成却也郑重开口,他胜了这一战,但在天地棋盘的对弈中却始终是空若贤更胜一筹!

  听到这话妖族们心理也平衡了不少,但他们都看到说出这对话的两位一齐扭头,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

  在诸多妖族愕然的目光中,一道暗金色在天空闪耀,叶天踏上了这原本属于对弈双方的天空,身为圣者却毫无芥蒂地与两尊神级存在站于一起,便像是三人对立,莫名的氛围便酝酿起来。

  在这一片区域圣者如云,单单是那混沌般的存在便极不简单,完全可以与通天战圣抗衡,但他们都没有出手,只是默默看着这一幕,令这前代的三位世界级天才相对而立,并且见到若有彩虹光旋,一片烟云雾绕,慧光如海,春风再扬,战厉无双,三道身影竟是在天空中直接消失。

  “消失了?”无数妖族都惊讶,一场大战落幕,他们为失败而哀恸,却也能坦然面对,踏过荆棘继续发扬妖族威风。却不曾想对弈双方在互相称赞之后竟插入了一尊更可怕的神界圣遣使,而且他们聚集一处共鸿飞冥冥,显然是密会去了,这三位曾经的世界级天才显然极有默契,早有准备好,却偏偏要在整个妖之宇宙注视下作此抉择。

  “若贤智者究竟会和这两尊神界使者谈什么?”明白世界级天才之理的妖族是少数,他们不禁思考这个问题,心下却也佩服空若贤的胆气,不是谁都敢面对那通天战圣的,在叶天地洲出行时曾有太多对抗,但四场大战之后他的威势真正为宙所见,寻常妖族想要提起对抗之心便难了!

  而空若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直面那可怕存在无疑是能令他们佩服的。至于一名名妖神则略有所知,不禁浮想联翩。

  可一名名妖圣才是最纳闷的,就包括那混沌中的身影,护送空若贤至此为其之命,但先前显然是空若贤安排好的,他们都不便干涉,心中却有诸多疑惑,这惑是从空若贤约战血天尊时便有的,如今更加强烈了。

  若贤智者,她究竟为何要与这两名神界使者重逢?单单以世界级天才的情怀为由简直是肤浅,怕是还有更深缘由。圣者也猜不透她的主意,但先前空若贤现身与秩序钰清对话,还派遣侍从见叶天等事却也是被看在眼里的。

  千万妖有千万思,而在恢复原貌的天地中只有两道身影本不属于此天,两股世界气运激荡,翟忆雀目光灼灼地望着秩序钰清,洒然一笑,转身离去。

  一瞥翟忆雀的背影,秩序钰清也平静踏着空间涟漪消失,但在这两尊世界级天才的心中,又何尝没有因此战而起的惊动?

  整个宇宙的气氛渐渐恢复到常,只是,叶天、龙成、空若贤究竟去往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