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515章 番外.对峙
  第515章 番外.对峙

  原本,秦欢与我而言就是一个擦肩而过的过客,但我时而会想起她在金色大帝楼顶上哭泣的一幕。我并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只晓得一个大概的轮廓。

  不过我也没有去金色大帝找她,在商颖的事情过后,我对女人们有了几分忌惮。我第一次动心就无疾而终,怕再动情,所以不会去找心里记挂的人,玩玩即可。

  女人只是我生活里的调剂品,是可有可无的。我很快把所有心思收了回来,专心致志地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对付秦家的事情上来。

  秦少欧吸食T2-1一事,成为了我和秦漠飞矛盾激发的导火索。我们俩的争斗愈演愈烈,已经从暗地里斗到了明面上,颇有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他可能知道这毒品出自我手,对我恨之入骨,并且在派人暗中调查我和我的公司。与此同时,秦家似乎断掉了秦少欧的零用钱,令他举步维艰。

  我难以相信的是,他居然当了陈魁的马仔,跟着他在外面当混子,帮他为非作歹。

  这小子没什么头脑,被陈魁呼来喝去地干了不少缺德事,甚至在他的蛊惑下把手伸向了秦家老宅子的古董,据我所知他偷卖了不少古董。

  听说秦斐然被他气得中风,在医院住了一两个月才缓过神来。于是“秦少欧”三个字,成了秦家人的黑历史。

  我对此事喜闻乐见,觉得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报应。想想秦家当年的冷漠和残忍,我一点儿愧疚感都没有,甚至还会做一点儿小动作来让事态更严重,比如让秦少欧进去蹲几天这样的事儿。

  秦漠飞一直怀疑我,但因为有甄允昊的帮忙,他们根本查不到任何关于我的负面新闻。我十分嚣张地在魔都横行,无人能把我怎么样。

  倒是秦斐然自己有些沉不住气了,又来找我,这次他没有带薛宝欣,而是他一个人。我们约在了我的酒吧里,他还要了一杯酒跟我对饮。

  其实中风过后不能够喝酒,但我没有阻止他,看着他心事重重地在我面前一口接着一口喝,我在想他是否会倒在我这酒吧里,就这样一命呜呼。

  不过很可惜他没有,他喝了好半天也没倒下,也没有任何不适。只是不断的叹息,看我眼,叹一声,令我十分不悦。

  我忍不住讥讽他,“秦斐然,你有屁就放,我很忙,没时间在这里陪你长吁短叹。”

  “老三,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当年那样对待欣茹。这么多年了,我也没有跟你好好道一声歉,我……”

  “不要跟我提以前,我妈也不会接受你的道歉。”

  秦斐然不提妈妈还好一点,一提我就想起他当着我的面凌辱妈妈的画面,那比在我心头扎一刀还要难受。那个时候的我无法反抗杀不了他,现在我覆手间就可杀了他却又不能杀他,这令我非常难受。

  他被我一吼怔了下,顿了顿又道,“老三啊,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真真爱过一个女人,就是爱到了极致,却谁知她成了自己的小妈,这滋味你懂吗?我确实对不起欣茹,可我控制不了,我心里恨,酸楚。”

  他提及妈妈的时候眼圈有些微红,一脸的黯然。我没理会他,在死死压抑着自己,否则我这拳头就一定挥上去了。

  妈妈临终的时候是哭着求我不要去找秦斐然的麻烦,无论如何都不要。所以我晓得当时我根本就想错了,妈妈心里放不下的并非是老头子,而是这个该死的畜生。

  那些年我一直觉得她心里爱的是老头子,毕竟她心心念念的就是他。直到临终的时候我才顿悟,她心里其实一直爱着把她推下地狱的男人。

  妈妈很傻,真的很傻,她到死也没有得到一分真爱。

  此时听到秦斐然如此说,我心头那股怒火难以控制,“腾”地一下就冒了起来,烧得我失去了理智。我站起身毫不犹豫地一拳抡向了他,直接把他打倒在地了。

  我并不解气,冲到他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左右开弓地打。他并不还手,就闭着眼睛让我打,都不挣扎一下。

  酒吧的人都吓得缩到了角落,直接让了块地方出来让我揍人。我很愤怒,满脑子都是妈妈迎来送往接客的画面,她是用自己的身体在养育我,而这一切都是拜这畜生所赐。

  “你他妈的爱一个人就是这样爱的吗?无所不用其极地伤害她,把她踹入地狱中?”

  我虽然武功不怎么样,但打秦斐然却绰绰有余,很快打得他血流满面。他不反驳,也不挣扎,只是静静承受着,仿佛生死都置之度外了。

  这一刻我下了杀机,所以下手很重,老A看我这架势不对劲,连忙把酒吧的人都遣散出去了。

  我正疯狂地发泄着愤怒,忽然有个人冲了进来,直接飞起一脚踹向了我。但没踹着,而是被飞冲上来的老A挡住了这一脚。我支起身体,瞧见秦漠飞一脸寒霜地站在了我面前。

  他依然穿得西装革履,瞧着赏心悦目得很,这小子很会捯饬自己,三百六十度转无死角。

  我抖了抖微微有些皱的衣服,斜睨了他一眼冷笑道,“怎么,想为你老子打抱不平?像他这样的禽兽死不足惜,你看看他自己都有没挣扎。”

  “他是你大哥!”秦漠飞咬牙切齿地道,推开我走向了地上鼻青脸肿的秦斐然,把他扶了起来。

  秦斐然狠狠抹了一把脸,眸光阴鸷地睨了我一眼,“老三,你发泄够了吗?发泄够了的话,麻烦你高抬贵手放过少欧,他还小,你不要利用他。”

  “这关我屁事!”我很不屑地哼了声,又补了句,“上梁不正下梁歪!”

  秦少欧的事儿压根与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最多算是个知情人而已。再说,就他这样的货色,根本就是我复仇路上的绊脚石,我会去招惹么?

  秦斐然拧了下眉,咬着唇瞪了我一眼,“老三,你别逼我,泥人尚有三分火气。”

  我听罢凉凉一笑,“逼你?卧草,我他妈的在逼你?当年是谁把我和妈妈赶出秦家的?又在我们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的?是谁把妈妈……”

  我脱口想说“是谁把妈妈凌辱了”,但打住了,没说出口。这事儿一直是我心头如鲠在喉的刺,我忘不了,那是一种耻辱,一种仇恨。

  秦斐然想来是明白我那未说出口的半句话是什么,脸色一下子又暗淡了。他轻叹了一声,推开秦漠飞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那原本还挺拔的背,忽然间像被压弯了。

  我重重哼了声,才瞄了眼满脸怒容的秦漠飞,冷哼道,“怎么,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以为我对付不了你?”

  “你打了我爸爸,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他说罢捏了捏指节,瞥了眼老A,“身手还不错啊,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是个雇佣兵吧?”

  “秦先生过奖了。”老A淡淡应了句,转身站到了我的身后。

  秦漠飞阴戾地笑了笑,又道,“秦驰恩,你这酒吧里一共多少人?都叫出来吧,我会会他们。”

  这小子口气实在太狂妄,我刚压下去的火气又“嗖”地一下窜上来了。我抬手打了个响指,把隐藏在酒吧四周的保镖都叫了过来,准备教训一下这小子。

  老A手里的人都是雇佣兵,虽比不得阿飞那样特工的素质,但都是各国退役过后的高素质特种兵,身手都不弱,我对他们有着绝对的信心。

  秦漠飞想群殴,那一定死得很难看,这事我必须要成全他。

  他扫了眼跟过来的保镖,很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哟呵,这么区区一个酒吧居然有这么多的雇佣兵,你做的生意怕不是那么简单吧?”

  我耸了耸肩,不置可否,转头示意老A不要对他手下留情,留口气就好。

  而后我就走到吧台喝酒去了,兴致勃勃地围观他们。我早就想教训一下秦漠飞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今朝他送上门来,自然要给他一点儿颜色。

  老A眼底透着一股子亢奋之色,是那种棋逢对手的激动。他捏了捏指节,盯着秦漠飞怪异一笑,飞身一记侧踢踹过去,率先出击了。在他的信念中,“先下手为强”是座右铭。

  秦漠飞没退没让,在老A的腿飞过去的时候忽然往后滑退一步,伸手一把抱住了他的脚踝狠命一拧。老A顺势一个侧翻化解了他这一拧,然而没等他站稳,秦漠飞抬手举起胳膊肘直接往下一撞。

  “唔!”

  老A控制不住的一声痛吟,顿令我目瞪口呆,他居然一个照面就……与此同时,其余的雇佣兵飞一般地直冲过来,朝着秦漠飞飞扑了过去。

  他并没有很慌张,松开老A过后飞身撞进了人群中,一阵我肉眼都看不清的拳打脚踢,如狂风扫落叶一般霸气十足。我只看到雇佣兵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很快地面上就倒了一片。

  这都是在战场上厮杀下来的特种兵啊,居然如此不敌秦漠飞的拳头,一个个毫无还手之力,被打得落花流水。我惊愕地看着如猛兽般杀气腾腾的秦漠飞,第一次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强大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