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513章 番外.秦欢
  第513章 番外.秦欢

  甄允昊一直在我手里做事,但他不允许任何人告诉秦语。包括甄家的人也都不知道他还活着,甚至还为他立了一个碑,把他空葬在甄家的坟冢里。

  我购置了一艘货轮,他时时刻刻就在控制室里帮我监控国内外的生意,这令我事半功倍。我把所有生意都集中在了香港海域以外的公海交易,安全系数达到了历史最高。

  甄允昊的状况稍微好点了过后,我就又回到了魔都小住,这前前后后已经过了一年多了,真真是时光如梭。

  也许是因为商颖的缘故,我竟开始怀念这个地方,甚至想要把公司总部搬过来,在这里重新开始。但我顾忌很多,所以暂时也没这打算。

  回家过后,我特意去了趟老宅子,看到了秦语。她很颓靡,很憔悴,还一直陷入甄允昊离世的悲戚中无法自拔,终日以泪洗面。

  但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把甄允昊还活着的消息告诉她,怕她更受不了。

  因为他从悬崖上坠下来时伤得很重,全身粉碎性骨折,大腿处的肉都碎了,无法粘合。当时若不是那把岩石锥和绳子缓冲了一点下坠的重力,他可能已经一命呜呼了。

  留下的这条命,是因为我用毒品麻醉了他身体一些神经,才让他扛过了痛苦无比的手术期。他现在对毒品的依赖性很强,短时间怕是见不得人的。

  所以我回来的时候他再三警告我,不能够把他的消息告诉秦语,否则就离开。我倒是不怕他离开,我是看不下去他那万念俱灰的样子。我对真性情的男人都有种尊重,他亦如此。

  我看过秦语后,把她的消息告诉给了甄允昊,他就回了一句“知道了”。看他淡漠的样子,估计也不打算再从新接受秦语了,我这个外人,自然也帮不上什么忙。

  因为重新改变了T2-1交易的路线,我专门来金色大帝找陈酒说这事,是代表白鲨告知他的。他看到我谄媚得很,一定要陪我喝两杯,还专门开了一个VIP包房,叫了几个颜值比较高的小姐来供我挑选。

  我在夜店混久了,对这些过场也就来者不拒了,进夜店找小姐仿佛是理所应当的事,也就没矫情了。陈酒叫来的姑娘还都算不错,可能是妆太浓,也都看不到真面目。

  他叫我随便挑,喜欢就都带走。我抬眸瞥了眼这几个小姐,看到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小姐始终垂着头躲在后面,于是就探头过去看了眼,发现她好像喝酒了,醉醺醺地拽着另外一个小姐的胳膊。

  于是我问了她一句,“你过来,你叫什么名字?”

  她醉眼朦胧地看了我一眼,又垂下头道,“秦欢!”

  可能因为是秦姓的原因,这名字令我莫名有些感触,虽然我知道这是个假名,但还是招招手让她坐下陪我了。

  秦欢扭扭捏捏地走过来坐下后,又看了其中一个女孩一眼,很为难地对我说,“老板,能不能让我小姐妹丽丽一起陪你啊?她今晚上还没有人点台呢。”

  我一听乐了,因为我在夜店还没遇见过这样的事儿,自己还没敲定就要拖上自己小姐妹。但我同意了,因为我看到她眼底那一抹藏不住的忐忑和恐惧。

  于是我问秦欢还希望谁留下,她纠结了一下过后,把剩下的几个人都叫过来了,令我哭笑不得。

  陈酒这场子里比较高档,一般小姐的台费是八百起步,而VIP的包房来的小姐则是两千起步,能进来这个包房的女孩,颜值身高和学识等要求比较高。

  所以我也没说什么,让她们几个全部留下来陪我了。不过秦欢自己却躲到了角落里去,默默地看着这些姑娘们在我面前极尽谄媚地讨好我,伺候我。

  我在夜店一般都不本分,被我留下的女孩都会被我带回家。不过今朝女孩们太多,我本身兴致也不是很高,就没有对她们产生非分之想。

  金色大帝的姑娘们个个都很开放,能玩能疯能唱能聊,绝不会让客人无聊的。我左搂右抱两个姑娘,但注意力还是被坐在角落的秦欢给吸引住了。

  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的仅仅是一张浓妆艳抹的脸,然而她喝水的姿态和坐姿,又令我感到了一丝与众不同。尤其是她怔怔看电视屏幕的时候,眼底不期然流露的一抹无助很令人疑惑。

  我身边这女孩叫丽丽,她很能玩,也很能聊,问我是哪里的人,都喜欢哪个地方的女孩等。于是我指了指角落里坐着的秦欢,问了下她是哪里人。

  她瞥了眼秦欢,笑道,“老板,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她是哪里的,她很少跟大家一起玩,很腼腆的一个女生。”

  “噢,是么?在夜店这种地方腼腆,应该不太好混吧?

  我很清楚,来这里的人都是找乐子的,没有谁愿意看到一个扭扭捏捏的姑娘来卖笑。说得难听一点儿,这地方就是要把尊严放脚下才能赚钱。如果拉不下脸皮,还来这地方做什么呢?

  丽丽听罢耸了耸肩,笑道,“其实喜欢她的老板们还挺多的,她读书多。”

  “呵呵,在夜店里装大学生的大有人在呢。”

  “她不是,她不是装的。”丽丽连忙道,很怕我误会的样子。

  我笑了笑没再问及关于秦欢的事儿,不过我倒是想把她带回家,看看卸去浓妆的她是否真那么的腼腆。于是我推开丽丽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她的酒好像醒了不少,看到我坐下顿时很惊愕地瞥了我一眼,悄悄地往一旁挪了下。她的动作不留痕迹,但我看清楚了,所以我又往她身边移过去了一些。

  我居然想捉弄她,看看她到底能装到什么程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做作的小姐。她可能是看出了我的意图,也没挪动了,对着我莞尔一笑道,“老板,要我陪你唱唱歌吗?”

  “不,我唱得不好,能听你唱歌吗?”

  “好,好啊,你喜欢听什么歌?”她有些紧张,怯懦地偷瞄我。

  “美国那边的乡村音乐会吗?我很喜欢那种风格的歌。”

  我知道夜店的女孩能唱英文歌的并不算很多,倒不是有意要为难她,是真的喜欢。我在美国那边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对那边的音乐比较了解。

  秦欢听罢想了想,又道,“那我去给你唱几首吧,谢谢你把我的小姐妹们都留下来了。”

  她说着就走开了,高挑且玲珑有致的身材配上她那廉价的工作晚礼服,居然透着一股淡淡的出尘。她走路很轻盈,裙摆随着她的步伐一起一浪,很美。

  我竟看呆了,更加坚定了晚上带她回家的想法。也许,在她身上翻云覆雨,会是一件很不错的事儿。

  秦欢唱歌的时候,边上聒噪的姑娘们都安静了下来,坐在那边看着她唱。她的声音非常干净纯洁,英语发音还带点儿美式腔调,听起来很亲切。

  她唱歌特别有范儿,乐感很好。我自小跟着妈妈学习小提琴,这方面的要求当然很高。但她很不错,虽然没有专业人士那种水准,却比夜店很多小姐都高出不少。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唱歌时的专注样子特别吸引人。正脸因为浓妆艳抹我瞧不出什么稀奇,但她的侧颜十分美艳,轮廓很深,高挺的鼻梁,微扬的唇角,我觉得她可能是个真正的美人胚子。

  于是等她唱歌结束走过来时,我直接就问她了,“秦欢,晚上跟我走吗?”

  她很惊愕地看了我许久,微微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出去的。”

  “是我不够吸引力?还是你不方便?”

  我自以为自身的条件够好,能够打动夜店所有女人,却没想到还会被拒绝。所有有些好奇,也有点儿纳闷。这夜店的姑娘们哪个不是为了钱不择手段,还没遇到她这样的呢。

  秦欢睨我眼又腼腆地笑了笑,“对不起,是我不太方便。”

  我从不强求这里的女人,所以看她拒绝也就算了,就让她在我旁边坐着陪我讲话。她似乎很局促,埋着头一个劲地搓手。昏暗的灯光下,我竟看到她眉头出汗了。

  我笑了笑问她,“你是不是很怕我?”

  “没,没啊!你要喝酒吗?我给你倒。”

  我发现她的紧张并不是装出来的,是真恐惧。她还点了烟,但烟都要烧完了也没见她吸一口。就放在我坐的这方,分明是下意识在防备我占便宜。

  这么低级的防备方式,令我有些忍俊不禁。在夜店,像她这样一眼就能被人看穿的举动是很招人恨的。所以我趁她不备一把抢过了香烟,伸手就把她揽在了怀里。

  “啊!”

  她小声惊呼了一声,本能地要推开我,但我没有放开她。就挑着眉斜睨着她,似笑非笑。我想看看她的底线在哪里,或者说,她是否真装的。

  她推了两下没有推开我,脸上的细汗更多了,眼底全是恐惧和不安。她的背僵直着,全身都处于一种高度戒备中。我无法想象一个混在夜店的女人会这么个状态,就有些反感了。

  于是我笑她,“妞儿,你这样的表现在夜店混什么混啊?不如跟我走,我养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