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你好,少将大人 > 第434章 新仇旧恨(第一更求月票)
  金婉仪探头看了看那条幽深林荫大道的尽头,狐疑道:“真的有人看守?你不是忽悠我的?”

  “我什么时候忽悠过你?!”阴世雄一副受辱的样子,拍着胸膛大声说:“我阴世雄行得正、坐得直,从来不骗人,你居然怀疑我的人品!”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金婉仪急得满脸通红,“我当然相信你,可是……”

  她的一句话没说完,就听见从不远的地方传来噗嗤一声轻轻的笑声,那笑声跟镂空熏香金银绣球上的小银铃似的,听在耳朵说不出的熨帖动人。 W?W㈠

  金婉仪不由自主循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在他们斜前方九十度的方向,一个穿着鹅黄羊绒套头衫,白色羊毛a字裙,黑色长靴的漂亮小姑娘,背着背包,手里拖着一个小小的LV行李箱,俏生生地站在常青树下,看着他们微笑,大大的眼睛弯成一弯上弦月,让人过目难忘。

  “咦?你不是顾念之吗?”金婉仪霎时认出了她,“你的伤都好了?”

  她上下打量顾念之,见她神采奕奕,肤色白里透粉,双眸澄净,色黝黑,一点都看不出是刚受过重伤的样子。

  顾念之点点头,“金律师你好,你是来找大雄哥的吗?那不好意思了,大雄哥要先送我回学校,要不你跟我们一起过去?”

  金婉仪到这里来,本来就是想亲眼见一见顾念之的。

  她接的徐飘红的案子,主要罪责之一就是造成顾念之脊柱重伤……

  自从顾念之和徐飘红母女在仓储市冲突之后,徐家人就再没见到过顾念之。

  因此徐飘红到现在都口口声声表示顾念之是装的,哪怕金婉仪拿到顾念之的x光片报告和骨科医生的脚踝脱臼病历说明,都无济于事。

  遇到这种当事人,金婉仪也是头疼,但既然是她的客户,她就要为她的利益着想,跟她的个人观感没有关系,这是她的职业道德。

  亲眼见到顾念之,金婉仪也有些疑惑了,她绕着顾念之走了两圈,神**言又止。

  顾念之明白了她的意思,大大方方伸出那只脱过臼的脚,“是这只脚,脱臼了,幸亏医生给力,接的很好。还有这里……”

  她转了个身,背对着金婉仪,“后背脊柱那几天疼得坐不起来,只能躺着,拍过x光片,做过核磁共振,金律师还有什么想问的?”

  金婉仪没想到顾念之闻弦歌而知雅意,一下子就明白她的意思了,讪讪地说:“我就是想亲眼看看,你真的没事了?”

  顾念之笑盈盈地看了阴世雄一眼,见他不置可否,转而看向金婉仪,摊摊手说:“这我可不知道,骨头的伤,反正看不见,反正现在不疼了,以后会不会复就不知道了。”

  这样也说得过去,反正人家病历齐全,现在伤好了,总不能说以前的伤就不算数了吧?

  打官司不是这么打的。

  金婉仪点点头,“那好,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吧,我的当事人还在看守所,再过两周才会开庭,我想跟顾小姐谈一谈,可不可以我们庭外和解?”

  庭外和解的话,就是不用走法律程序了,但是民事赔偿和登报道歉声明是少不了的。

  大部分时候,只要不是牵扯人命和人身伤害的重罪,都是可以庭外和解的。

  但顾念之这一次确实有人身伤害,如果不是她运气好,说不定就真的瘫痪在床上了。

  所以这种状况的庭外和解,她当然是不肯的。

  不过当着阴世雄的面,顾念之没有说得那么绝对,只是含含糊糊地说:“这件事太复杂了,我现在还不能答复你。对不起金律师,我赶时间回学校。”

  眼看就要天黑了,顾念之想在天黑之前回到学校宿舍。

  阴世雄打了个电话,让人开了一辆悍马suV过来,送顾念之回学校。

  金婉仪也毫不客气地跟了上来,和顾念之一起坐在后排。

  阴世雄坐在前排副驾驶的位置上,对司机说了声:“去B大,从南门进去,到研究生宿舍。”

  悍马suV咆哮着开出了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往B大南门的方向开过去。

  一路上,金婉仪一直瞅着顾念之,想方设法跟她说话。

  一会儿说:“顾小姐,你的手真好看,用什么牌子的护手霜?”一边说,一边还伸出手,企图握一握顾念之的手。

  顾念之朝她笑了笑,大大方方伸出手,让她握,还笑着说:“金律师,你到底要取证哪方面的材料?可以直接问我。”

  金婉仪唇角嗫嚅了半天,到底没好意思说出来。

  她是恨不得顾念之脱下衣服,让她亲自摸摸她的后背脊柱……

  用膝盖想顾念之也不会答应,再说前面还有个彪形大汉坐着压阵呢。

  金婉仪不敢造次,转了话题,企图要为徐飘红说情,“顾小姐,那天你们在仓储市是不是一场误会啊?我的当事人很遗憾,也很后悔,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在她年轻气盛的份上,给她个机会。当然,赔偿肯定是要赔的,也会郑重道歉,就是不要闹上法庭了吧?”

  顾念之静静地听金婉仪说完,目光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金律师,我们已经给过她机会,她有没有告诉你,这是她第二次找我麻烦了?”

  “第二次?”金婉仪瞪大眼睛,“你们以前还闹过什么矛盾?!”

  顾念之就把新年那天在霍绍恒的车上被徐飘红逼停的事说了出来,又说:“当时我们没有计较,只当这事过去了,她以后不会这么莽撞,结果我们是好心办了错事,当时如果就给她个教训,她也不会变本加厉,以至于习惯性对我动手。”

  金婉仪听得嘴角不断抽搐,暗道真看不出来啊,徐飘红居然是个惹祸精……

  她其实也知道,这件事要庭外和解不是那么容易,但她左看右看,顾念之都不像伤得很重的样子,就想还是应该说服她撤诉,这样才好解决这个案子。

  顾念之被金婉仪缠得没有办法,一直到了宿舍楼下,她急着要上楼,就敷衍着说:“其实撤不撤诉不在我,这种人身伤害案都是由警局起诉,你先去和检察官商量商量吧……”

  “好,那我去找检察官。”金婉仪同意了她的提议,和她一起下了车。

  站在车门前,金婉仪眯着眼睛看了看眼前这栋新修的研究生宿舍大楼,艳羡地说:“这里真不错,你住几楼?”

  顾念之笑了笑,没有回答她,转身朝阴世雄挥了挥手,“大雄哥,我上去了。”

  她拖着小行李箱进了宿舍楼大门,直接往电梯那边去了。

  金婉仪眼看她进了电梯,才转身对阴世雄说:“劳驾,你再带我回去吧。我的车还停在你们那边附近的地方。”

  “真是毛病。”阴世雄有些不耐烦了,“金律师,那个地方不能随意停车,你也不用去了,你的车应该已经被拖走。”说着,给她写了个电话号码,“这是拖车行的号码,你打电话去取车吧。”

  阴世雄转身上了车,命令司机开车离去。

  金婉仪见阴世雄这幅态度,眼神不由黯了黯,看了看手里的电话号码,离开了B大,找人带她取车去了。

  ……

  顾念之回到自己宿舍,一推开门,就看见马琦琦从她的房间冲了出来,“念之?念之?是你回来了吗?!”

  她欢笑着扑了过来,顾念之急忙后退两步,笑着说:“我的伤刚好,你打住,赶快打住!”

  马琦琦笑的声音特别大,满走廊都听见她的声音:“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了吧?!我急死了,有人一直说你有可能瘫痪呢!”

  “谁?”顾念之好奇,“这么关心我?”

  “关心?”马琦琦的笑声变成了嗤笑,“那人恨不得你从此瘫痪不起!”

  顾念之好笑地放下行李箱,正要脱掉长靴,突然听见有人在她背后大声叫她的名字:“顾念之!你太阴险了!害了我不说,还要害我表姐!我跟你有什么仇?!”

  顾念之回头,看见满脸怒色的苗云霄握着拳头,脸上都是泪痕。

  ※※※※※※※※※※※※※※※※※※※※※※※※

  这是第一更。求月票和推荐票啊。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