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 第92章 花灯与漂流瓶
上元节是除夕过后第一个节日,由于这夜不实行宵禁,皇室贵族、文武百官与民同乐。早就听说京城上元节热闹,所以柳清风、张翊早就约好了晚上一起赏花灯。柳清风听惯了书馆的风花雪月故事,说没准今夜还有个艳遇什么的,那岂不是人生一大乐事?上午没事,我去天师府跟青云道长、小道童聊了会儿天。小道童一见我就喊我为小师叔,我说可不是你小师叔,我又没拜三俗为师,小道童却不听,一口一个小师叔,让我也有些郁闷。青云道长晚上要去皇宫,除夕那夜明帝受了重伤,一直在皇宫休养,只是惊神阵气运被窃,倒是让青云道长颇为头疼。===『傲世九重天漫画.yawen8./』===。我一直对胡来和尚比较好奇,他又跟灵枢宫吴莫愁是什么关系?于是问青云道长的来历。青云道长说胡来和尚当年与三俗一般也是天下少有的高手,只是后来与吴莫愁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爱纠缠,后来才出家作了酒肉和尚,在卧佛寺修行。先皇在位时,成了当今皇上的师父。所以那夜,胡来去救走吴莫愁,皇上也没阻拦。我说天下高手不应该都如你跟桃木剑神一般,清逸脱俗,仙风道骨吗,怎么我认识的高手一个个又猥琐、又好色、还好吃懒做?青云道长呵呵一笑,他们早已超脱世俗,我怎么敢妄自揣测他们的行为呢?出了天师府,我去杂货铺花了一百多文买了一些蜡烛、孔明灯、花灯之类,准备晚上的用度。正要回去,突然听到隔壁小铺内传来打斗声,于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却听到里面传来一中年男子声音。全都死光了,属下办事不力,请两位护法责罚。一老年男子道,一群废物,连一个半残的叛徒都看不住,要你们有何用?中年男子道,那叛徒偷走了本教圣物,又以圣物胁迫,我等不敢用重手,唯恐损坏圣物,所以有所顾虑。老年男子道,圣女马上就到了,你们一会儿自己请罪吧。中年男子道,圣女心思难测,还望两位护法救我。另一阴阳怪气的男子道,左堂主护宝有失,我等也不敢轻易开口帮你说项啊。被称作左堂主的男子说,这是我在京城积攒下的五千两银子,还望两位护法笑纳。老年男子说,算你还识趣,虽然圣女脾气大,但终究还是个丫头片子,想来也给我两个老头子一份薄面。这时听到一女子娇滴滴声音,是啊,此次惊神阵气运散入天地,我圣教护宝重入中原,还想着能重整旗鼓,便出了这等事儿,两位护法的面子可真不小啊。只听到两位老者下跪磕头之声,恭迎圣女入京。我心中大惊,圣教?圣女?难道魔教又死灰复燃了?百年来,惊神阵建立,魔教被吕祖赶出中原,这才半月不到,竟又出现在京城?那称作圣女的女子冷冷道,左堂主护宝有失,该当何罪?两位护法估计是收了银子,说那叛徒狡诈多端,左堂主虽有责,但也不能全怪他。圣女说,你们收了银子,连教规都忘了吗?声音刚落,便传来那左堂主挣扎声音、求饶声,转瞬就没了气息。听到远方一声长啸,圣女说,柳堂主那边有消息了,还不快去?说这儿几人便出小铺,疾驰而去。我正走出店门,却看到一袭红衣带着两位护法离去。几十丈外,那红衣女子身形一顿,回头望了一眼。我心道好美的女子,却见一道寒光袭来,我心中大惊,随手在门口抓起一把铁锹,护住面门。只听叮叮叮三声,那铁锹上被三颗银针刺穿,只留一小截在外面。好毒辣的女子,若非我反应敏捷,这三针早已要了我性命。魔教中人行事,果然叵测。回到镖局,柳清风和张翊早已换上了青衣长衫,张翊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俨然一副公子哥模样。看到我连忙问,秦大哥,你看我帅的一塌糊涂,晚上会不会有小妞儿追我追的不要不要的?我说你先别急,我找个地方吐一会儿。柳清风说,咱俩说好了,遇到好看的妞儿我先来。张翊连连点头,那是必须的,柳大哥出马,小弟只有干看的份儿。我受不了两人互拍马屁,回班房去收拾一下东西。树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张翊摇着扇子,口中吟诗。柳清风在人群之中挤来挤去,看到有好看女子,便蹭过去揩油,惹来一顿臭骂。两人却乐的哈哈大笑。来到青龙桥上,却见一群人在放花灯。我们拿出准备好的花灯,颇为无聊的放了出去。这时一个小童子拿着几个瓶子,说几位大哥,还放花灯呢,都落伍了。试试这个?柳清风看着瓶子,什么破玩意儿,有什么用的?小童子说,此物乃漂流瓶,今年京城最流行的约泡神器,在瓶子里写上你的信息,没准下游的哪个姑娘捡到,会有一番艳遇呢。柳清风、张翊听了眼睛放光,竟有如此宝物,怎么卖的?小童说,五十文一个。张翊说就这破烂玩意儿,还五十文一个,你这是抢钱呢?小童说买不买随你,你看那边几个公子哥都在放漂流瓶呢。柳清风说,这样子一百文三个吧。一口价,就这么定了。小童苦笑道,人家砍价都是拦腰砍,这位大哥这是照着脚脖子砍价啊,不过三位大哥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我就忍痛割爱了吧。漂流瓶到手,柳清风、张翊借来红纸、笔墨,写什么好呢?小童说,提高成功几率,我这里倒是有现成的模板,不过也要花钱的。柳清风问,怎么个价格?小童伸出一根手指,一百文一套,包成!张翊正要砍价,柳清风说就这么定了,张翊你还不掏钱。小童拿了钱,马上就溜之大吉。两人看了一眼模板,挑了两个抄写起来。我看着手上那个漂流瓶,想了想,写了一句话:慕容秋水,等着我今年四月去江南娶你。然后三人将漂流瓶顺手扔到河中。因这漂流瓶,张翊柳清风还真惹了两段姻缘,我却差点遭了杀身之祸,此为后话,暂且不提。正要离开,我去看到河对面有一宫衣女子在护卫的陪同下放了一盏花灯,不是贾茗又是何人?只见她放完花灯,便在几人的护送下离开青龙桥。柳清风提议去灯市,每年都有猜谜节目,柳清风说那里正是本才子泡妞的战场,好歹咱也是武当派高材生,不去撞撞运气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