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4章004偏袒,一家三口脉脉温情
  第4章004偏袒,一家三口脉脉温情

  纪澜的目的很明显,她此时跑出去,纪云开就是没有“自杀”,也会变成“自杀”。

  这个时候不管是纪帝师多讨厌纪云开,有多恨不得纪云开去死,都不会允许这事暴露出来。

  “澜儿,站住”纪帝师厉声呵道,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可纪澜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脚步不停,眼见就跨过门槛了。

  “澜儿,你站住”纪帝师脸色微变,抬步就要去追纪澜,可他刚踏一步,一个瓷瓶就从他眼前飞过,砸向纪澜。

  “哐当……”瓷瓶砸在纪澜的背上,碎成数片,落在地上。

  “啊……”纪澜痛叫一声,左脚踏出了门槛,右脚却被绊住了,身子一顿就直直的摔了下去,“咔”的一声,纪云开听到了骨头摔断的时候。

  “啊……啊……”纪澜趴在地上,不断的惨叫,却说不出完整的话。

  纪帝师脸色大变,快步跨过门槛将纪澜扶了起来,看到纪澜一脸的血,纪帝师又气又怒,指着纪云开:“云开,你,你,你……”

  纪帝师手指直颤抖,气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怎么了?她不是要去找大夫吗?正好”纪云开靠在床柱上,缓缓的平复凌乱的气息。

  她现在不仅身上发寒,脑子还发晕,刚刚砸瓷瓶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她现在根本不想动,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

  “爹,疼……好疼。”纪澜脸上又是泪水又是血水,一手捂着下巴,一手扶着腰,一动不敢动。

  瓷瓶砸在她的背上,疼的她直抽气,然而这还不是最疼的,最疼的下颚和鼻子,刚刚一摔把她的鼻子和下巴都撞歪了,她现在就是喘口气都疼了。

  “澜儿别哭,为父这就让人去请大夫,澜儿不会有事的。”看着纪澜一脸的泪、一脸血,纪帝师心疼极了,可他此时也不敢乱碰纪澜,就怕伤上再伤。

  “爹……”纪澜一开口,血水混着口水就下掉,此刻的她与四美人绝对沾不上边。

  “好了,澜儿不哭,澜儿不器,爹这就扶你去找大夫。”纪帝师狠狠地瞪了纪云开一眼,扬声唤道:“人呢?人都死哪去了?”偌大的院子,怎么连个侍候的下人都没有?

  “疼,好疼……”纪澜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过来,哭得更大声了,这一哭便牵动了脸上的伤,纪澜疼的厉害,哭的更凶。

  “澜儿别哭,别哭,爹扶你出去。”纪帝师被纪澜哭得头晕,便决定自己扶纪澜出去,可刚一碰纪澜,纪澜就哭得更凶了:“疼……我疼,疼……”

  纪澜含糊不清的喊着,眼泪掉得更凶了。

  “呵呵……”纪云开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来。

  果然看到讨厌的人比自己更惨,她就高兴了。

  “你,你,你还笑,你还是人吗?你妹妹急着去为你找大夫,你不思感恩还打伤了她,现在你居然笑得出来,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女儿”纪帝师对纪云开失望至极,这个时候他自动忘记了纪澜出去找大夫的动机。

  原主的记忆告诉纪云开,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纪帝师从来都不讲理,一向都是以最大的恶意来为她的言行定罪。

  纪云开也懒得解释,学原主一样回了一句:“彼此彼此。”从希望到失望,原主已经对纪帝师彻底的失望了,要不然也不会放弃自救。

  原主从三岁开始习医,学医十五载,能解的了皇上中的毒,怎么可能止不住手腕上的血?

  原主确定没有自杀的念头,但也确实不愿意活。

  “你,你,你这个……”斥骂的话到了嘴边,可看到纪澜就在一旁,纪帝师生生咽了下来,失望的道:“云开,你太让为父失望了。离你与燕北王成婚还有五天,这五天你给我呆在房里思过,哪也不许去。”

  纪云开低头不语,她这个样子能去哪里?

  可这一切在纪澜看来,却是纪帝师对纪云开的袒护。纪云开手腕有伤,不能出门正好可以掩了手腕上的伤,不让人知晓。

  纪云开伤了她,爹却只惦记着帮纪云开迹掩,完全不在乎她的伤

  一想到这里,纪澜就更伤心了,哭得撕心裂肺。纪帝师心疼不已,可院中一个下人也没有,他又不敢动纪澜,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纪夫人带着下人过来了。

  当纪夫人的身影出现的刹那,纪云开明显感觉自己害怕了

  当然,害怕的不是她,而是身体的本能,原主怕纪夫人,很怕,很怕

  纪夫人今年三十有三,可看上去像是二八少女,面容清丽脱俗,身姿妙嫚婀娜,完全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妇人。

  纪夫人走到门口,看也不看屋内的纪云开,皱着眉道:“夫君,澜儿这是怎么了?”纪夫人的声音温柔可亲,不疾不徐,哪怕亲生女儿一脸是血,也不见她发怒或者生气。

  隔得有些远,纪云开看不到纪夫人脸上的表情,不知她是否为纪澜着急,但纪云开可以肯定纪夫人绝对不简单。

  要是简单,原主就不会一见到她就害怕。

  “夫人你来得正好,快,快让人扶纪澜下去,她背上被砸伤了,下颚也磕伤了。”纪帝师看到纪夫人带来了,长长的松了口气。

  “好好的,怎么会被砸伤?夫君你不是一直在吗?”纪夫人眼眸一转,看到地上的瓷瓶,仍旧没有看纪云开,只问纪帝师。

  “还不是云开,没个轻重的。”纪帝师面色燥红,一脸不自在。

  澜儿在他的眼皮底下受伤,这事他有错。

  纪夫人了然的点头,温柔的道:“原来是云开,夫君别生气,不过是两姐妹之间的小矛盾好了,过几天就好了。”

  “夫人说得是。”纪帝师面子好看了,脸上的笑容也自然了。

  “娘,我……”纪澜却不干了,不顾脸上的伤,强自开口,可刚说一个字就被纪夫人柔柔的打断了。

  “夫君,过两天礼部的人要来,澜儿这样怎么见人?”纪夫人一脸为难的看着纪帝师,柔柔怯怯,一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