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488章 488大男人,小女人
  纪云开没有带面具!

  他居然到现在才发现纪云开没有带面具,简直是该死!

  “你的面具呢?”萧九安厉声问道,神情暴戾。

  纪云开吓了一跳,本能的解释道:“我要做事,怕影响视线,就摘了下来。”

  她带面具只是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在楚家摘下面具有什么关系?楚家人不会随意乱说,且就算说出去又如何,她的脸又不是不能见人。

  “你是不是忘了本王的话?”萧九安双手紧握成拳,压下心中的怒火。

  这个女人,是不是把他说过的话,全部忘记了?

  他再三警告她,不要在人前摘下面具,这个女人居然还敢摘下来,简直是胆大。

  纪云开拧眉,不满地道:“王爷,我要一辈子都带着面具,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吗?”

  她觉得,萧九安对她的控制欲,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而她不能接受。

  “当然!”萧九安想也不想就应下,把纪云开气得不轻:“王爷,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要求太过分了吗?”

  这死男人,还能再大男人一点吗?

  要她一辈子带面具,他怎么不一辈子带面具示人呢?

  “本王一点也不觉得过分,面具是你自己主动带上的。”既然带上了那就是一辈子,就如同嫁给了他萧九安也是一辈子,哪怕是死,纪云开也只能是他萧九安的王妃。

  “我也有权利摘下来。”纪云开冷硬的顶了一句,不给萧九安再说的机会,纪云开飞快地道:“王爷,这是楚家,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

  当着病人的面吵架,她还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萧九安将到嘴的话咽下,改为:“立刻带上面具,随本王回去。”

  家丑不外扬,这事回去后,他会好好跟纪云开算清楚,让这个女人明白不听他的话,后果有多严重。

  纪云开没有与萧九安多说,与诸葛小大夫一起把楚昊推回房间,确定他现在无事后,便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带上面具。

  一出门,就看到站在庭院里的萧九安,纪云开上前:“王爷,走正门吧,正好与楚家人说一声。”

  “嗯。”看到纪云开脸上的面具,看到纪云开的绝色面容被遮住,萧九安的心情总算好了几许。

  他不能忍受,有人遐想他的王妃!

  两人一前一后往外走,很快就遇到了楚家的人,楚家人看到纪云开脸上的面具,总算敢正视她,一个个急切地寻问:“王妃,我们家少将军怎么样了?”

  至于站在纪云开身前的萧九安,则彻底被楚家人无视了。

  “暂时脱离了危险,他体内的暗器我已经找出来了,但我不能保证他就此没事,还得看后续的恢复情况。”手术环境极度简陋,病人失血过多,而且伤口敞开时正在打斗,也不知有没有细菌感染,她现在什么也不敢保证。

  “这就很好了,这就很好了,大夫说,只要能把少将军体内的暗器找出来,少将军就不会有事了。”楚家人一听,一个个喜极而泣,忍不住抹眼泪。

  “派人保护好你们少将军。”想到银楼的话,纪云开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楚家的人手似乎不够,要不然银楼也不会直接杀到病房,杀到楚昊面前。

  “王妃放心,少将军身边有暗卫。”楚家人自信满满地道。

  可纪云开却没有那么自信:“你确定,你们少将军身边的暗卫还活着?”

  真要活着,银楼怎么就杀到他们面前了?

  “王妃这话什么意思?”暗卫根本没有出动,怎么会出事?

  “如果暗卫还活着,六指银楼不可能杀到你们少将军面前,你们还是派人过去吧。”现在在楚昊身边保护他的,应该是萧九安派来的暗卫,而不是楚家的暗卫。

  “王妃,失礼了。”楚家人脸色一变,转身就往内院跑。

  纪云开扭头看了一眼,忍不住摇头:“我怎么就觉得楚家人做事,十分不靠谱呢?”

  “不是不靠谱,是相信本王。”有他在,谁能动得了楚昊?

  “呃……”纪云开看了萧九安一眼,没有说话。

  楚府外,仍旧是一团乱麻,林家人和齐家人并没有收手,还在跟楚家人纠缠,朝廷的侍卫也在,三方人马齐聚楚家门口,偶有冲突,但却没有人敢下死手。

  不到最后,谁也不敢撕破脸,毕竟楚家还有一个楚上将在,手上还握有十万水师,真要把楚家得罪狠了,那可就是逼楚家反。

  萧九安和纪云开出来时,正好听到齐家人在叫嚣,说是要见纪云开,叫楚家人不要挡路,不然纪云开要是出事了,就是楚家人的错,是楚家人害死了纪云开。

  听着齐家人冠冕堂皇的理由,纪云开不由得笑了,示意楚家人打开正门。

  木轴转动的声音响起,一直紧闭的楚家大门,在万众期待下打开了,外面争吵的人,听到声响立刻安静了下来,齐刷刷地睁大眼睛,盯着楚家的大门,想要看门后出来的人会是谁?

  没有让众人久等,当朱红大门打开的刹那,萧九安和纪云开同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燕北王?燕北王妃?”看着站在门内的一对璧人,外面的人不由得倒抽了口气。

  他们知道纪云开在楚家,萧九安什么时候也在楚家了?

  有燕北王萧九安在,他们还能顺利的闯进楚家吗?

  “劳诸位久等了。”萧九安与纪云开一前一后跨过门槛,萧九安一言不发,纪云开只得招呼一声。

  眼眸轻动,扫向齐家人,纪云开居高临下地问道:“听说,你们要见本王妃?”

  “是,是。”齐家人一怔,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言语,只呆愣地回了一句。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纪云开会出现。

  “何事?”纪云开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看上去十分严肃。

  “是,是……”齐家人一时接不上话,结巴了一下,才道:“犬子顽劣,今早突然失踪,失踪前家中下人听闻他要找王妃你报仇,下官担心王妃的安全,这才急急前来求见。”

  齐家人毫不犹豫地,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齐成慕的身上,完全不管他背负一个意图谋杀燕北王妃的罪名,会有什么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