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荆棘婚路 > 第175章 枷枷,你相信我好不好,我可以给你一个家的!
  有什么彭震不敢的呢?

  甚至在这一刻,彭震觉得孩子都不是那么重要的了,只要她还在,什么都不重要。

  太过强烈的恐惧,这种感觉来的太快。在今天之前,他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我会失去林枷。不是没有闹过分手,也不是没有互不联系的时光,但那些日子里,彭震都是愤怒多过于其他,他自信甚至自负。

  他觉得林枷不会离开他,谁能比他好呢?而且,他也不会允许,满京城里谁活腻味了,敢跟彭震抢女人!

  对于彭震来说,一切都是可以掌控的。

  只是到了今日,他才惶然现,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林枷已经距离他很远了。

  彭震的感情经历几乎是空白,从小都是女孩子追着他跑,他厌烦那些会在背后告小状、又十分爱哭的女孩子,根本比不上季贺同从小就在女孩子八面玲珑,连金戈的温厚待人他都比不上。

  不过这些谁在乎呢,彭震觉得他们对着女人温声细语,实在是娘娘们们。

  而且彭震根本不用做这些就能换得女人的青睐,对于这方面,就算是彭震从不承认,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自信又骄傲的。

  后来上军校当兵,那就完全是没有女人的生活了,母蚊子都少。当兵的时候,也有控制不住**跑出去找女人解决的事情生。只是对彭震、金戈还有当年的叶高弛来说,这样的事情显然令他们排斥。

  用当年叶高弛的话来说:“就阿震这长相,这八块肌,还用跑出去拿钱买她们?谁用谁知道,那是他们赚了!”

  听到这话,彭震抬脚就踹。

  想起叶高弛,彭震更是难以抑制,怀里的人是叶高弛的妹妹,不知道叶高弛如果活到今天,知道他包庇了害死叶高弛母亲的人,会是什么反应。

  有些事情不能去深想,越想越怕。

  彭震低头吻着我,一声声的念,“枷枷,枷枷。”

  说真的,我对他的亲吻已经全然没有了任何感觉,只有排斥厌恶,我顾忌肚子里的孩子,不敢过激,只能偏着头躲闪。

  我越是躲彭震越是追。

  他原本在这种事情上就动作粗暴,此时被我躲闪更是逼急了,愈的没轻没重。

  其实都不觉得疼,我只感觉到下面一阵阵的热。

  保护孩子大概是母亲下意识的本能,我惊惶失措的尖叫,“你快起来,孩子!我的孩子!”

  彭震还是抱着我不放手。

  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真的绝望了,他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心如死灰,我不再挣扎,只说:“孩子没了,我也跟他一起去。”

  没了这个孩子,我连活下去的意义都没有了。

  我说了这话彭震才清醒过来。

  接下来的一切,陌生又熟悉,彭震抱着我大吼大叫,然后送医院。

  我疲惫的一句话都不想说,彭震全程用额头抵着我的,“对不起,对不起,我是魔怔了!!”

  他不住的道歉。

  从前我还会问他一句,这样一次次的道歉,你累不累?

  可现在,我不问了,没什么好问的了;

  医生说:“有流产征兆,必须入院保胎!”

  护士看着我的眼神都是同情的,温柔的问我,“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我,孕妇要保持心情舒畅,不想见的人可以不见。”

  这话要在京城绝对是不会有护士跟我说的。

  谁不认识彭震这位财神,哪里会有人想要得罪他。

  我抿抿唇,含着谢意跟护士说:“那麻烦你了,我不想见到任何人,我需要休息。”

  护士点点头,然后出去了。

  外面有些喧哗的声音,我知道大概是彭震又在闹,不过好在护士小姐还是很给力的,彭震最终也没有进来。

  让我可以安静的休息一会儿。

  摸摸肚子,不知道该跟孩子说些什么,我是这样没用的母亲,竟然保护不了他。

  次日就是除夕。

  呵呵,万家灯火的日子。

  我在医院哪里都去不了,顾夏带着孩子来陪我,即便再怎么活泼的小孩子,到了医院还是会显得乖巧很多。

  佟伊檬自始至终坐在我床边,一句话都不说。

  我还想着让他们回去,没必要为了我在医院这么耗着,不过话到嘴边又吞下去了。算了,省点力气吧,他们自己会走。

  能在医院陪我过一个除夕,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实在是难得的事情。

  大年初一,邱逸远先要回去。

  他是家中独子,如今又完全接掌家族生意,说是家里的掌舵人,都没人会有异议。所以这个年,他必须回去。

  当然,他也想带佟伊檬回去。

  佟伊檬在海城已经住了一年多,是时候回去了,佟伊檬自己也同意。

  临走佟伊檬跟我说:“我会尽力拖住他,你如果要走,就往海外走。”

  佟伊檬是这些人当中唯一一个明确的看出我想要离开并且给予支持的人,她说的话,令我心动。海城就是港口城市,交通四通八达,我想要离开并不难。

  但是离开这里我能去哪儿呢?

  原本我想着是要往内地去,毕竟出入境都需要签证,我什么都没有。

  可佟伊檬这话的意思实在告诉我,往内地去无论是彭震的势力或者6暻?年,找到我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要去海外。

  他们三兄弟中,在海外势力最大的是邱逸远。

  所以佟伊檬只要拖住邱逸远,我就有更多的机会能走的无影无踪。

  我沉思在怎么出逃的情绪中。

  完全没有现,彭震的靠近。

  等我看到他,惊的差点跳起来,他给我的惊吓实在是太多了。

  彭震看到我的反应,那表情更是晦涩难挡,他也不坐,而是半蹲半跪在床边,眼睛盯着我的肚子,抿紧了嘴才说:“枷枷,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不想伤你跟孩子的。”

  我看着他的顶,说一句无欲无求都是可以的。

  我嗯了声,那么多的过往在我们之间,这一次他的过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