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审判者 > 第一百一十一章:盼来黎明!(下)
  “这一嘴的大蒜味!”秋叶嫌恶的捏住鼻子,此刻叶迦却闪身入了门,前者警觉的道:“你是谁?”

  “许兄,你怎么表情如此扭曲啊……”叶迦没理睬对方,他诧异看着床上的我说:“不过艳福不浅,两个大美女守着你。≥≧ ”

  秋叶意识到不对劲了,张开嘴就要喊人,与此同时想掏出身上的精致手枪。

  叶迦直接一记高鞭腿,把秋叶抽倒在地,一下子就陷入了昏迷。而这边的春草完全愣住了,她痴痴的看着叶迦,“天降男神……?”

  叶迦把门关死反锁住,即使外边用钥匙也打不开,他犹如一道离弦之箭冲到了春草旁,“浑身绿色,应该是百花仙子了。”

  他抬手捶向对方脖子,春草的身体软软倒地,叶迦拿出通讯设备说道:“老大,人质的危机已经解除,可以动对这驻地动攻势了。”

  “这次真的谢了。”我看着倒地的秋叶与春草,一分钟前,二者还在对我进行虐待,却由于叶迦的出现,全暂时丧失了意识。

  “手臂被扎成筛子了。”

  叶迦拿出卫生纸,他把我胳膊上的血擦干净,“脸也肿了一圈,话说你都遭遇了什么?”

  “几个女疯子,女变态!”

  我心有余悸,庆幸的说:“还好没有**。”

  叶迦探手在秋叶和春草的身上摸索,也没找到钥匙,他无奈的摊手,“这链子不好弄,我就在这守着你吧,老大和老黑还有青市特警即将杀到。这驻地防御真烂,我翻进来不费吹灰之力。”

  他之所以知道黄忆薇关押我的房间,因为我在小缘村时打电话给徐瑞说了位置。不过隔了五分钟,也没人过来查看情况,估计之前因为我把她们折腾了一晚上,此刻睡的太沉了,况且秋叶也没来得及太大声的喊。

  叶迦把秋叶和春草拖到房间角落,取出一只铁拷,将二者的手锁一块,他望向房间的门,“许兄,如果用枪往房内射,能穿进来吗?”

  “能!”

  我点头道:“毕竟这门是木质的。”

  叶迦掏出毒蛇匕,蹲到墙前,他又挖又刺,花了两分钟,总算把嵌入墙体的铁环挖开了,我一只手随之释放,不过却连着铁链。叶迦如法炮制,把剩余三条铁链的另一端全挖掉,由于我双手双脚挂着累赘,注定不能趁警方动攻势前逃掉,所以就和叶迦躲到了门开口那一侧的墙角。

  过了约有十分钟,我们听到“呜啦、呜啦”的警鸣大躁,进而徐瑞通过扩音器对着建筑蛊惑式吼道:“驻地内的罪犯们听着,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了,放弃反抗,出来投降,现在可保不死!”

  下一刻,下方和上方响起嘈杂的脚步声音,很快双方就交上火了,枪响绕耳不绝,连带犯罪分子们的哀嚎与惨叫,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非常短,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变得寂静。

  期间,冰魄妖精试图开我这房间门,没能成功,拿锤子一下接一下的把门砸坏,她进来的第一时间便被叶迦的一记石镖射中了腿部倒地,我把她拖到近前,拿铁链子绕住其脖子,威胁她再乱动就直接击毙。

  叶迦身前放了一堆石头,准备随时出手,不过没再有人进来。他试探性的到走廊看情况,跑回来说不少人双手抱头的蹲在雪地上降了。

  特警们也手持盾牌冲入了建筑,清理着余孽,故此现在开始,时不时的能听见几声枪响。

  天亮时分。

  警方彻底取得了建筑的掌控权,不再有任何潜在的危机。

  徐瑞和老黑跑入房门,身侧跟着戴了手铐的火美人夏花,也就是陈琳。

  看到这一幕,我鼻子一酸,差点哭了。一度以为自己必死了,却命不该绝,陈琳给我机会联系老大!

  我嘴皮微动的说:“谢谢。”

  老黑上前把我怀里的冰冷尤物拖开电晕,陈琳这才说道:“没什么好谢的,我只是为了救赎自己。”

  徐瑞扑过来对我来了个熊抱,“就知道你小子没事,又立功了啊,欲之一脉的四大美人,悉数落网……局头的菊花不得乐成向日葵?”

  “老大,欲之审判……黄忆薇呢?!”我疑惑不解。

  “搜遍了整栋大楼也没找到。”徐瑞摸着大鼻子,有点儿郁闷的说:“据一个投降的罪犯说,我们来之前的一个小时她就不在这个驻地了,当时拿着一袋子祭品,开车往南去了。”

  “祭品?”

  我拧紧眉毛,想到昨晚无意叫的那句薇姐,像是触动了她的回忆,难道和这事有关系?

  有位特警拿来一把细长的钥匙,我说这个就是开金属环的,接着老黑为我打开,再次的恢复了自由身。

  我摸着自己变沉的脸与手臂的针眼们,“老大,我想申请休息一段时间,感觉精神快崩溃了。”

  “没事。”

  徐瑞安慰的说:“每个落入罪犯之手并能活着回来的警员,均有这种情况,犹如死亡线上徘徊了一圈儿,尤其是卧底,最煎熬了。所以我理解你的情况,准假一个月,滚回总部照顾小虫。”

  “谢老大。”

  我心中生出一抹暖意,询问道:“陈琳怎么办?”

  “若是真的如她所说,没有直接参与到犯罪……”徐瑞稍作思考,道:“凭这份功劳,无罪释放。”

  “我拒绝。”

  陈琳竟然摇头拒绝了,她微笑的说:“请把我当正常罪犯一样关到七罪组织覆灭为止,这样七罪组织也不会怀疑到我的身上,否则直接释放了,还是会遭到报复的。”

  我们相视一笑,也对。

  徐瑞和叶迦以及特警们把外边的战斗痕迹清理完毕,并把投降的罪犯们一个个锁住关入封闭的房间,又分出几个人手,把所有的车全部撤离。

  他们还得继续守着,等黄忆薇回来。

  而老黑负责送我回青市治疗伤势,这里基本就没我啥事了,但愿徐瑞能守到欲之审判。

  返回的途中,我安心的睡在副驾驶,老黑还是开着二手奥拓。醒来时,我现已经到了青市二院的门前,老黑担心我行动不顺畅,不容我拒绝的把我扛上肩膀,杀入了医院。

  花了一个小时,我躺入了病房,手臂裹着纱布,共有一百三十六枚针眼,脸上也涂了药膏,身上和手腕、脚腕夹着热水袋,老黑一口接一口的喂我喝粥。

  可能是精神上的不对劲,我回到安全之地,时而大脑恍惚,尤其是想到秋叶吃人肉的情景,就算睡着了也会被噩梦惊醒。现在已是第二天的下午,我双眼充满了血丝,吃不消了。

  不仅如此,驻地的建筑顶端,现了大量的人类骸骨,男女均有,比例大概是3:1。身上的肉剔刮的一干二净。

  厨房也现了大量的肉,冷冻的、腌制的……以及密集摆放的血色水桶。

  驻地罪犯们的主食,已经毫无悬念了!

  通过徐瑞和叶迦的当场审问,这才知道驻地新建不久,跟黄忆薇现身青市的时间大概一致,故此她是为了想让自己一脉在这一地区扎根才来到这边的。

  而精通凌迟的操刀手,死于昨晚警方的攻势,不得不说,他死得太便宜了。

  徐瑞打算继续守两天再撤回来,估计希望不大了,因为动攻势时,罪犯们可能已经联系了黄忆薇的可能。

  老黑把我的情况跟徐瑞一讲,后者极为的重视,跟局头申请了一辆武装直升机来青市接我回京去看专门针对这种情况的心理医生,据说还不是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