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美酒供应商 > 第一章:酒神系统
  在东海之滨的东海城,北门金融街后面有一条小岔街,这小岔街背靠写字楼,前面五百米开外是一家私立医院。网W 十一点钟光景,这是人流的高峰期,特别是靠近医院,现在正是热闹的时候,在街边的小吃摊贩前更是挤满了人,吆喝声,叫卖声不绝余耳。

  在这小岔街街尾,此刻有一间两层独立的小楼,这酒楼装潢的还算精美,楼上挂着一块桃木色的牌子,上书“桃源酒楼”。

  酒楼的大门敞开着,可是这一带显得有些清冷,萧条,情况与这热闹的小街显得格格不入。

  这可是东海城城中心,此地是黄金地段,寸土寸金,其它店里高朋满座,热闹喧天,此地是一个鬼影子也没有。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遇到鬼了一样。

  现在是餐饮业的高峰期,背靠城里最好的私立医院,竟然没有一个人来用餐,真的是奇了怪了。

  “砰!”

  “该死,一个客人也没有,还开什么店,这日子真的是没法过了。”屋里突然传来一阵摔盘子的声音,接着,一壮硕男子一脸怒气冲冲的从酒楼中走了出来。

  壮硕男子一走,很快屋里就安静了下来,在里屋里,一个瘦高个,留着短碎的青年穿着一套厨师服,他在收拾地上的碎片。此人叫罗威,算是这酒楼的半个主人。

  刚才怒气冲冲摔门而去的是罗威的父亲,罗建勋,桃源酒楼的老板。前段时间,因为得罪了附近一带收保护费的地痞流氓,这些家伙三天两头来闹事,生意火爆的桃源酒楼,被整的门可罗雀,此刻更是面临倒闭的风险。要不是这房子是祖传的,这店都开不下了,可就是这样,离关门倒闭已经不远了,此刻在酒楼门上已经贴上了铺面转让的告示了。

  “罗威,罗威吗?你爸他出车祸被人撞了,你赶紧去看看吧。”罗威刚将地上的碎盘子清理干净,屋外传来隔壁邻居的高呼声。

  “在那了,在那了。”罗威夺门而出,问明情况,他向着路口冲去。

  罗建勋出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竟然出车祸了,罗威冲到街口,见那围了很多人,父亲罗建勋浑身血污,倒在了血泊之中。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停靠在那,一满脸胡子拉碴的男子满脸不知所措的站在那。

  “爸!爸!你醒醒啊,你千万不要吓我啊。”罗威抱起浑身是血的罗建勋,他拼命的嘶吼。

  “快,快叫救护车啊!”

  “已经叫救护车了,马上就到了。”人群中有人开口。

  救护车声响起,一辆白色的救护车驶入众人的视野中。

  ……

  老爸罗建勋被送入抢救室,他一脸颓废的看着亮起的手术室,整个人好似是天蹋下来了一样。

  殷实之家,渐渐没落,现在,家里的顶梁柱更是出车祸了,躺在手术室里生死不知。

  “妈,爸出车祸了。”罗威掏出手机,给母亲打了一电话。

  “他死了才好,小威,你别在打电话给我了,他的死活我不管。”罗威刚把消息告诉母亲,母亲说了几句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看着息屏的智能手机,罗威彻底的茫然了。回想起这几年生的事,不怪母亲会这样大的脾气。

  好好的桃源酒楼,为什么会突然面临倒闭,都是因为父亲别的不好,就好赌的这一口,家里这几年,因为父亲赌的事闹的鸡飞狗跳的。母亲更是为了此事和父亲离婚了,带着十九岁的妹妹远远的离开了东海城。

  罗建勋和老婆离婚后,赌并没有戒掉,他变的更是变本加利,借高利贷,还汹酒,要不是他喝醉了打了来要高利贷的大哥,这桃源酒楼也不会被整的没有一个客人而面临倒闭。

  “谁是病人家属,欠费了,赶紧到收费处交一下预交款吧。”护士的声音传来。

  “小兄弟,我真的没钱,你等着,我这就回去想办法给你找钱去。”那胡子拉碴的大叔闻言,向着外面冲去。

  “你别跑,你给我站着。”罗威见那肇事者要走,他连忙拦住对方。可是对方有心要逃,罗威刚大学毕业,悲伤过多,那能跑的过蓄意逃跑的林平涛。

  当罗威追出医院,那还有那肇事者的影子。

  面对医院那高昂的医疗费,罗威能做的就是回家想办法去筹钱。

  回到酒楼,罗威的肺都气炸了,屋漏偏逢连夜雨,父亲出车祸还在抢救当中,他回到家,屋里一片狼藉,他不在的这下午,酒楼像被人洗劫了,酒楼里的设施,被人打砸一通。罗威他知道,这桃源酒楼完了,开不下去了。

  酒楼开不下去,没有收入来源,家里的存款也被父亲挥霍一空,医院欠费了要缴费,罗威直觉得一阵天悬地转,一股晕眩感袭来,罗威接连不断摇晃了几下身子,一下撞到了吧台上,身体跌落而下,额头栽到了地上的泡酒坛子上。

  “滴滴滴……”

  “现宿主,酒神系统正在绑定之中。”

  ……

  “我这是怎么了。”

  罗威悠悠的醒来,他一睁开眼,现天已经黑了,屋外的路灯也亮了,他竟然昏迷了两个多小时。

  “不好,爸爸的医药费。”罗威他想起了他回来找钱交医药费的。他竟然摔晕了,他顾不得额头干枯了的血迹,他夺门而出,东家借,西家凑的,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他才凑够了三千多块医药费,他连忙给医院送去。

  交完预交的三千块,还欠着一万多块,没办法,罗威只能给妈妈打电话。电话里沉默了好一会,母亲梁萍答应给罗威筹钱。

  父亲的医药费算是有着落了,他这才在病房外的凳子上坐下。

  “这是什么情况,我……”罗威闭上眼,他现,他的脑袋里多出了些东西,他惊的睁大了眼,一会又闭上眼。

  “酒神系统,这是一个什么鬼。”

  罗威闭上眼,足足的过了十多分钟,罗威才睁开眼,这十多分钟的时间,他彻底的理顺了生在他身上的事,那就是在他下午晕倒的时候,他的脑袋里竟然多了一酒神系统。这酒神系统是什么,罗威猜测,那就是个酿酒的系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