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萌夫掉线中 > 第八十九章,秀恩爱
  聂星剑:“师弟,等下我们来好好谈谈。网”

  连七娘:“你没救了。”

  昇璟:“真是有勇气!”他心里还有气,那一剑他看清了是向身体的致命之处而来的,若不是沐南笙推了那一把,让剑锋偏了,那么他会就这样死去吗?

  余光尽力的瞟向聂星翎,她表情依旧是淡淡的,冷冷的。昇璟觉得心里仿佛哪个角落又凉了一块……

  有些人,当真是没有心的,他总是太天真。哪怕所有事实,所有真相都摆在了面前,却还是不愿去面对。

  可笑啊可笑,真是可笑……

  烨霖看着众人的反应,特别是聂星剑的,怂了,难得变成了个龟孙子。和这位师兄“谈”!

  这恐怖等级不亚于鬼医那变态至极的药啊——

  忍不住心里纠了一把,偷偷的又瞟了一眼像被钉在了屋檐上的聂星剑。烨霖尽力的顺了顺那口刚刚堵在喉间不上也不下的气,心道,“大不了我就躲在师姐后面,让他打不到我!”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找师姐开脱了……

  烨霖基本上不喊连七娘师姐,除了挨打的时候。这委实是个劣根性,但是他一喊师姐,连七娘就会冒出类似“母爱”的东西,将他从惨无人道的师兄手下解救出来。

  自从烨霖现了连七娘还有如此人性的一面,就越肆无忌惮了。和寡言的大师兄聂星剑与二师姐连七娘比起来,烨霖简直就是个嘴毫不停歇的陀螺,时刻不停的转啊转的,星沫横飞。

  烨霖这一安静下来,几个人之间的氛围就显得安静的近乎诡异了。

  气氛很是尴尬,突然一个人动了!

  赫然便是一直没有参与他们眉目传话的璃王殿下,众人不可思议。看见璃王殿下面无表情的甚是优雅的转了个身,众人更加惊悚了。

  他不是也被点穴了的吗,他们这一群人,也不缺高手,竟然都几乎一瞬间全被那魔头点了穴!

  这实力的差距委实是让人十分蛋疼。

  眼下看璃王行动自如,便只能说明他靠自己的力量冲开了穴位,那么他的实力?

  他们似乎从未见过,璃王殿下打架的模样。

  但是如今却是十分庆幸,幸亏是这个温润的像玉一样的人恢复了自有,而不是那几个凶狠狠,爱玩刀剑这种危险的东西的。

  但让众人猝不及防的便是随后又有一个人动了,烨霖的眼皮狠狠的颤了一下。便见聂星剑离开屋檐,向他们这边而来。

  ***

  在那边开始人心惶惶,不知道聂星剑又会做出什么来时,这边已经鸡飞蛋打了。南笙欲哭无泪,不仅一边要做苦力,还要不断的忍受啃大把狗粮的悲哀。

  南笙童鞋表示,从未见过如此荤素不忌的秀恩爱模式。

  云生:“我有点干。”

  鬼医连忙眼巴巴的双手端上一杯茶,晾着觉得温了才给云生,免得她烫着,那茶散着淡淡的药香和甜丝丝的蜂蜜味道。

  南笙心道,“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可怕的男人吗?他还是令人一听名号就后怕的鬼医吗?这**裸的就是一个忠犬啊!”

  云生抿了一口,樱唇水润水润的,她道,“苦。”表情还有那么几丝委屈。

  鬼医一下子慌了,手忙脚乱的,“还苦吗?我已经放了那么多蜂蜜了。”

  云生一下子笑了,笑得花枝乱颤的,甚是妩媚。连女人看了,都忍不住被吸引住目光,呼吸有些凝滞,委实是太夺人眼球了些。南笙只能不断的告诉自己,我不是拉拉,我不是拉拉,我只是单纯觉得她很好看而已。

  然后云生便才用刚恢复了一点力气的手臂将鬼医的头扒拉了下来,一下子凑了上去。

  南笙在旁伺候的瞬间红了脸,云生可不是什么蜻蜓点水,浅尝辄止……

  鬼医的呼吸瞬间就紊乱了,常年潜伏黑暗而白得异常的脸竟也微微透了红,然后呈越演越烈之势。

  暧昧的声音从南笙左耳朵穿过右耳朵,她不过就被指派来煎药而已,怎么就碰上了这一幕。

  偏偏这药还不能离人照顾,火候不能大一丝也不能小一丝,用溟玄一的话就是这药跟她一样脆弱,一堆的娇弱脾气。但是自己还不能拒绝当这个苦力,毕竟自己欠了他好多药费。

  这叫抵债!

  南笙尽力的捂脸,再捂脸,装作没看见。装作自己还是有羞耻心的,对于观看别人你侬我侬什么的,她还是会脸红的。

  捂住脸装作什么都看不到的南笙听到了云生的娇喘,“还是你比较甜!”

  那声音娇的,糯的,是个正常人听了,就不能再保持正常了。

  果然,那不可描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这次好像不是云生主动,而是某个被刺激了的男人。

  南笙欲哭无泪,她好想好想离开啊。这把狗粮吃得她酸爽无比,怎一个哭字了得。

  地上传来了脚步声,南笙拿开手,便见溟玄一逆光走了进来。他脸半点没红,像是什么都没看见般,径自向南笙走来。

  准确来说,是走向南笙照料的那碗煎着的药。

  他似感觉不到烫般的,掀起盖子,“煎得正好,看来你还是有天赋点的。”

  南笙……

  然后便见溟玄一将药小心的倒进一个白瓷碗里,朝那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而去,“云生,该喝药了。”

  他的话很是平静,但是云生却仿佛听到了什么噩耗般,一把揪着鬼医的衣服,躲在他身后。

  她有些惊恐的道,“我不喝,我不喝,那么苦的药,喝了要死人的!”

  可是溟玄一依旧平平静静的道,“良药苦口,云生乖。”

  云生转着轮椅就往后逃去,但是怎么可能快过溟玄一的轻功呢?被抓住后,云生求救似的望向鬼医。

  溟玄一弯起唇角,带着三分邪魅,“你看他也没用,别忘了,这药方可是他亲手开的。”他微微晃了晃药汁,“要不是他每次喂你喝药,你都能以各种手段磨蹭两时辰,你以为我会来逼你。我的好云生,你逃不掉的。”

  然后便是咕噜咕噜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