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卫雁 > 第二十一章 正是一年春尚好
  袁先生苦笑,脸上错落狰狞的疤痕淡了印迹,透过那重重痕迹,仍能看得出这曾经是一张怎样出色的容颜。?〔网[?〈[ W)

  “这世上,不需再有一个薛清霜了……”袁先生的声音,有些虚弱,淡淡的,叫人听不分明。

  卫雁抚过她脸上的伤痕,含泪笑道:“只恨我晚生了数年,不能与你一起,分享当日的伤痛。你在我心目中,就只是袁先生,有人疼爱、被人当成珍宝般呵护着的袁胜云,而不是那个,名头虽响,却早已无心无情的薛清霜。”

  袁先生握住她手,道:“不管我叫什么名字,我其实,只是我自己。外人传说的不过是经过刻意编纂的故事,谁又知道,我根本不是伶人出身,而是世家大族的小姐?我那夫郎,也根本不是病死,而是被人在我眼前、生生折磨而死!我受尽侮辱流了腹中骨肉,又被那权贵大妇强行灌了绝育之药,这才能放心地,让我留在她那无耻的丈夫身边,做一个终身不会威胁到她地位的玩物!”

  卫雁的眼泪,忍不住滑落而下。

  “若非我夫郎、曾为雍王效力,雍王他,又怎会出面相救?”袁胜云脸上,不见任何痛苦之色,淡淡诉说着过去的事情,仿佛只是在说一个故事。

  “雍王救了我,为我编造这样一个贞洁烈妇的故事,让我能够继续挥所长,为世人献艺。可是,这真的是我想要的人生吗?这就是我应得的归宿吗?难道天生容颜不俗、又善琴艺,就该抛头露面,取悦旁人么?世家夫人们皆言道,敬我品格高洁,却依然,只是当我是名低贱戏子。也只有你,真心相待。你面冷心热,也只我知!”

  一时之间,卫雁哽咽不能言语。

  袁胜云轻抚她肩头,劝慰道:“不说我了。我是前车之鉴,你万万不能,走我的旧路。雍王愿意护你,是你的不幸,也是你的大幸。你今生,是不可能为人正室了。所幸,雍王妃肚量不比寻常妇人,只要雍王一日爱重于你,她便不会为难了你。待你诞下子嗣后,便此生无忧。”

  骤然间,仿佛多年以来掩藏在心底的委屈,全部爆出来。卫雁伏在袁胜云肩头,痛哭流涕。她低声哭喊:“先生,先生!为何生为女人,就必须受人摆布?我只想活的简简单单,不需受人所制,即使是清苦贫困,也毫不在乎!只要一琴一人,伴在身旁,了此一生,便心满意足了啊!为何,为何,要我嫁入那复杂门庭,做一个媚笑奉君的无心之人?为何我的父亲、祖母,只当我是登阶之石,全不顾我的脸面意愿?为何,为何我妹卫姜,对我恨入骨髓?为何、为何,要让我遇上雍王,那般人物,岂会将我视为珍宝,真心相待?我好怕,好恨呐!先生,先生!你告诉我,你告诉我!”

  袁胜云只是抚着她凌乱的,轻声道:“我自己,尚恨了一辈子,担惊受怕了一辈子,你总比我好。雁娘,如果我是你,我就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的。命运无法改变,又必如此颓丧无趣?既早已注定,要归于那人,又何必委屈了自己,白白辜负如此容貌才情?”

  “……雁娘,你该是最美、最恣意的那一人。因为你有那个资格,也有那个本事!只要你愿意,难道谁还能刁难了你?委屈了你去?雍王再不如你意,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后盾靠山,有他为你擎着天地,谁还能让你不快活?”

  卫雁摇着头:“先生,其实我心里,早已认命。只是看不惯,他们都当我是傻子,将我当成傀儡般耍弄。我早知道,我此生,非嫁他不可了……”

  隆昌三十一年,春闱刚过。

  空旷的大殿内,宫人无声静立,四海九州的主人——帝王宇文劲坐在龙案后,认真的审阅着翰林院刚刚呈上来的任命折子,他看了半晌,露出满意的微笑,提起笔,在折子下方的空白处,落了批红。

  一阵环佩声响,由远及近。盛装高髻的陈皇后,面带笑容,身后跟着两名手捧画轴的宫婢,也不须通报,径自走了进来。

  “皇上!”酥媚入骨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般的甜腻,惊动了勤政的帝王。

  宇文劲抬起头来,望见自己的皇后,一张不见岁月痕迹的绝美容颜,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迤逦而来。

  “哦,是朕的皇后!”宇文劲伸出两手,一具含着香气的媚骨,软软地撞进自己怀中。

  “皇上近来忙着朝堂之事,好久没有来后宫了。”陈皇后一双玉手,轻轻捧着帝王的下巴,印了一吻,“如今阿柔已是人老珠黄,皇上不来阿柔的宫里,也就算了,可阿柔才为皇上选了一批秀女,您连多看一眼也不曾,这不是惹人家伤心嘛?”

  想到那些秀女,宇文劲皱了皱眉.......

  他在位已有三十余年,文治武功,勤政爱民,是个不可多得的贤明君主。只是,人无完人,即便身为帝王,也有些致命的缺点,譬如,沉迷美色。

  他醉倒在陈阿柔的美人乡中,为她,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前皇后薨逝不足半年,便将当时仅是贵人位分、奴婢出身,毫无家世背景的陈阿柔,立为新后。其子六皇子宇文炜,尚未成年便特许出宫立府,封为郡王。

  陈阿柔宠冠后宫,也不只靠着一张绝色容颜。岁月催人,即使她的容颜显得多么年轻,那日渐生出的白,不再紧实的肌肤,都骗不了自己身边这位挑剔的枕边人。

  数年前,她开始四处搜罗美貌聪颖的宫人、歌舞姬,频频献与帝王,摆在自己宫里,百般笼络,为自己固宠。

  这两年,帝王的身体渐渐露出疲态,且又迷上了黄老之术。丹元真人入宫,进献不老药,提议重新选秀,取年轻貌美出身高贵的贞洁女子为引,供帝王修炼不老仙术。

  纵使宇文劲英明一世,他也怕死。醉梦中,手脚冰冷,颤抖难抑,病痛犹如一把悬在头上、不知何时就要落下的剑,令他心悸。

  只是,那些秀女.......

  帝王的身体状况,臣子们看在眼里,心中各有计较。今年参选的秀女,不是各家从族中选上来的旁支女子,就是家里不受宠的庶女,经过悉心教导、样貌好,有头脑的那些女儿,自然留待笼络新皇......

  因此,今年的秀女鲜有精于琴棋书画之人,各个样貌平凡,资质平庸,毫无风采。

  陈皇后粲然一笑,抚上帝王胸口,“皇上,臣妾知道,今年的秀女,皇上不满意。臣妾心疼皇上,怎么忍心让皇上去面对那些个无盐丑女呢?您瞧,臣妾拿了什么来给您?”

  两名宫婢将手中画轴张开,跪呈帝面。

  宇文劲起身,望向画中,不由叹道:“如此绝色,大有皇后当年风采!”眼睛来回盯着两张画像,一再赞叹。

  陈皇后笑道:“自然是比臣妾貌美十倍,臣妾才敢呈于皇上啊。皇上,您要不要见见?”

  宇文劲惊喜道:“人在宫中?”

  “并不。”陈皇后道,“此二人,一为吕太傅之嫡次孙女吕芳菲,一为郑国公府独女郑紫歆。皇上要见,以臣妾之名宣进宫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