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天女之路 > 第五百四十四章: 计成势定
  紫色和黄色内力光芒将这一片夜色照得犹如白昼一般。

  望天宗来了这么多人,不仅没能除去向月,反而像是来送死似的,不一会儿功夫就死了大半。

  段历见情势不对,想要脱身离开,虽然没有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但他从包老的暗示中听出了重要的信息,回去禀报主子,定能功过相抵。

  “包兄,我信你。”

  毕竟与包老有深厚的交情,项舞对他所说的话,还是比较相信的,没有随同段历一起离开。

  “杀我家小姐的人,还想活着走吗?”

  还未等包老和艾氏去阻拦要走的段历,半空中又显露出两条身影,一个穿着灰衣大袍,另一个穿着褐色深衣,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

  明显两人也是大成境修为。

  话音未落,两把紫色内力凝形的长刀,从这两个老者手中射出,分成两个刁钻的角度,劈向段历要害。

  这两人是方伯玉的心腹,知道向月的身份,不称她为表小姐,而称她为小姐。

  方伯玉一直派人监视着望天宗,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对付望天宗,只是他和向月合谋的第一步。

  虽然向月说她能应付,但方伯玉还是不放心,派了两个大成境的心腹过来。

  段厉大惊,紫光在他身上乍亮,犹如战甲一般的内力护衣开启,防护住全身,疾速躲避,被他躲过了一把长刀,却没躲过另一把。

  另一把内力凝形的长刀,劈在了他的内力护衣上,内力护衣剧烈一晃,并没有破裂,抵挡了下来,不过也消耗了他不少内力。

  他不敢恋战,直接疾飞逃跑。

  跟随方伯玉的人,可不是良善之辈,出手十分狠辣,那把被段厉躲过的长刀,募地化为了紫色粉尘,沾染到了段厉的内力护衣上。

  一阵黑烟冒起,那紫色粉尘竟是毒粉,有强烈的腐蚀力,瞬间就腐蚀了段厉的内力护衣。

  “卑鄙,竟然用毒!啊……”

  段厉慌忙将内力护衣卸去,要不然被毒粉沾到身体,腐蚀的就是他的肉体了,不过他刚卸去内力护衣,一把凝形的长刀就斩在了他的腰际,惨叫声起。

  没有了内力护衣抵挡,段厉当场被斩而亡。

  方伯玉的两个心腹出手狠辣,配合默契,电光火石般的就将段厉杀了。

  项舞浑身发寒,额头冷汗涔涔,要不是他相信包老,没有同段厉一同离去,刚才说不定自己也被杀了。

  “当家的,让我来对付绛远吧。”

  项舞见那两个老者朝自己望来,意识到自己还未取得向月的信任,赶紧腾飞到向月身边,主动请命,以表忠心。

  “好。”

  向月身影一闪,就将绛远让给了项舞。

  能得到一个大成境修为的高手,而且还是诸婉的人,向月表示很乐意给他这么一个表忠心的机会。

  只要项舞杀了绛远,便是与诸婉彻底为敌了。

  况且向月此时元力不继,要击败绛远,就只能运用仙力。

  恢复仙力有补仙株,恢复内力有蕴气丹,只有元力,向月还没有能够快速补充它的药物。元力不继,三种力量难以一起发挥。

  仙力一旦施展出来,那么她的仙力修为也就暴露无遗。

  暂时她还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化身境的仙力修为,毕竟人多口杂,不得不防。

  “妖女,你把我家族老怎么了?”

  一道狼狈的身影冲向向月,一身鲜血淋淋,受伤不轻,后面还追着一个中成境高阶修为的益家人。

  “桑钢?”

  要不是向月记忆力强,差点就认不出来,这个浑身是血,被追得悲惨的人竟然是桑家家主桑钢。

  显然他是随同望天宗一起来杀向月的。

  桑家被方伯玉和方仲玉两兄弟联手,一夜覆灭,不过却被桑钢和族老桑唯逃脱。

  上次望天宗一下子派出了五个大成境修为的高手追杀向月,其中就有桑唯。

  后来桑唯被向月打伤,收进了仙蚌珠链的空间,与他一起收进去的还有娄姓老者和焦姓老者。

  娄姓老者被向月收服,现在活得好好,不肯归顺的焦姓老者自然是死了。

  只有桑唯很不幸,因伤重不治死了,连归顺的机会也没有,被仙蚌珠链给扔了。

  “敢骂我家小姐,找死!”

  不等向月说话,那两个方伯玉的心腹齐喝道,已经一掌拍出。

  桑钢毕竟只是中成境修为,就这么被一掌拍死,身死道消了。

  今晚注定是血流成河的一夜,望天宗埋伏此地,要杀了向月,向月反杀他们,所以没什么好同情的。

  “见过小姐。”

  方伯玉的两个心腹立刻上前问安。

  向月点点头,一指地面两具尸体,说道:“你们把辛老和黄老的尸体带回去,交给我哥,他会处理。”

  辛老和黄老是巫菁的人,而望天宗已经成为诸婉的附属,如今辛老和黄老明显死于望天宗的焚焰诀之下,巫菁和诸婉会不会因此反目?

  借刀杀人之计已经完成,自然要将证据送于巫菁了。

  “是,小姐。”

  那穿灰衣大袍的老者跃落地面,衣袖一挥,辛老和黄老的尸体被他收进了大麻袋,随手拎了起来。

  “小姐,绛远这次出来,望天宗里就只剩两名大成境修为的人坐镇,大公子此时恐怕已经和小王爷的人一齐攻上了望天宗,活捉绛红,灭了望天宗,为小姐为了仇。”

  那褐衣老者对向月说道。

  向月吃了一惊,这件事她不知道,看来是方伯玉见望天宗实力空虚,临时起意,攻打上去的吧。

  她连忙掏出方伯玉给她的传讯附宝,当即就发过去一条信息:“哥,你们攻上了望天宗了吗?把那些愿意投降的人留给我,你等我过去。”

  以方伯玉的行事作风,手底是不会留活口的,就像当初被灭门的桑家。

  向月阻止他,一来不愿看他多造杀孽,二来她需要更多的人手,帮她一起建设仙元丹的世界。

  仙元丹世界里有绛焰等好多都是来自望天宗的同门,相信那些投降的望天宗人,很快会融合进仙元丹世界,适应仙元丹的生活。

  给他们一条生路,对向月也有好处。

  凡是参与追杀向月的人,她当然不会做烂好人,就像绛远,这种人若放了,必定又会追杀她,不死不休。

  紫色光芒耀眼,项舞和绛远斗得激烈。

  绛远不愧为一代宗主,焚焰诀烧得项舞招架不住,衣衫头发都烧掉了好几处,皮肤都有小面积的灼伤。

  有了比较,才知道厉害,向月能够处处压制绛远,而项舞却不能,这个时候项舞的心中,对向月的敬畏不由更深了。

  包老和艾氏见项舞一个人根本杀不死绛远,一同加入了战斗。

  一下子加入了两个大成境中阶修为的高手,绛远顿时手乱脚乱,抵挡不住。

  三人合力之下,绛远被重创,项舞一掌斩下,紫光如刃,亲手取了他的性命。

  “我先送你们进入修炼谷,随我一同前往望天宗。”

  向月通过天女权杖将项舞、包老和艾氏传送进了修炼谷,接着向月本体隐身出了仙元丹世界,拿过天女权杖,展开无形的翅膀,飞往望天宗。

  走的神不知鬼不觉,留下向月分身去道清观。

  方伯玉的两个心腹又收了段历的尸体,带着三具尸体回去复命了。

  向月本体刚走,夜空划过一道青光,几无声响的悬浮在了天空之上,那是一把宽刃长剑,青色光芒之中,隐隐泛着紫色淡光。

  宽刃长剑上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平淡如水的目光俯视下方。

  “入矶师兄,入矶师兄!”

  桃紫抬头,顿时挥手欢叫起来。

  桃青拉长了脸,低声道:“妹妹,我是你亲哥,都没见过你像这么热情对待过我。”

  “入矶师兄是资质榜第一,又是道清观未来的继承人,我和向月要入道清观,还想着他以后能多罩着我们一点,当然要与他处好关系了。”桃紫轻声回应了一句。

  那站在宽刃长剑上的男子正是道清观的入矶,资质榜排名第一,而那宽刃长剑便是御空斩天剑,是一把被封了灵智的异宝。

  入矶朝桃紫微微点了点头,身影已经落在向月分身的身边,一相淡漠的他,脸上多了一抹惊喜之色,道:“向姑娘你来了。”

  “入矶道长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向月分身有点意外道。

  “此地已经属于我们道清观管辖范围,见到这里紫色火焰冲天,好像是望天宗的焚焰诀,我便过来看看,没想到果然是望天宗。向姑娘,望天宗又对你下杀手?”

  入矶已经猜到了发生什么。

  向月点点头:“抱歉,入矶道长,我们不得已在这里动手。”

  “江湖盟多次警告过望天宗,让他们交出绛红,但望天宗总是迂回推脱,原来打的是这样的主意,真是屡教不改,死不足惜。这件事是望天宗之过错,我会回去交代,你不用道歉。”

  入矶甚是明理道。

  望天宗大势已去,连宗主绛远都死了,其他人更是没了斗志,被益家人尽数围歼。

  “向姑娘你们随我一同回道清观,别露宿在外了,你们坐飞禽的话,此去大概只有一二个时辰的路程。”入矶说道。

  “好啊,向月,我们跟入矶师兄一起去道清观,提前进去,要不然等招收弟子那天,人肯定多的挤都挤不进去,咱们早到,就不用挤了。”

  桃紫欣喜的抢着答应。

  天女权杖已经被向月本体拿走,向月分身自然不可能再将益友等人传送进修炼谷。

  益友、益辉等人稍微打扫了一下战场,便告辞回皇城去了。

  只有益阳、桃青和桃紫三人,与向月一同乘坐飞禽,跟随入矶前往道清观。

  没了望天宗的威胁,又有入矶同行,这一路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