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大漠雄主 > 第二百九十七章:镇主撤退
  木清河一个处置不当,一败再败,此时,在气势上也输掉了,手腕儿一软,附着在他双掌前端的那面幽黑色的镜面,竟然在嗡的一声响后,又是缩减了一圈来了。 W<W≤

  这时候再看,差距可就非常的明显了,那面深黄色的镜面,竟然是比幽黑色的镜面,大出了三分之一。

  谁敢相信,一个识沙境中期的修炼者,竟然是将高出他足足半个级别的炼沙境高手,给克制住了!

  柳思健手腕儿继续力,在将木清河压制住之后,竟然推着他直向南方移行而去。

  地上开始出现两道深深的犁痕,这是木清河的双脚造出来的。

  以低级打高级,占尽优势,推着高级修炼者一退再退,这可也算是一种奇景了。

  章、仇二人看得简直呆愣住了,心中都是惊叹道:“这……这特么也太出乎预料了吧……”但是,感叹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二人作为久经战阵的老道之士,是不会忘记最为重要的事情的。

  “啊!”二人对视一眼之后,又已一跃而起,攻击而进,对准的仍然是木清河那毫无遮拦的背部,先前,被调到背部的幽黑真力,此时,早就又被木清河调回了正面,去与柳思健对抗。

  因此,对章、仇二人而言,攻击木清河的背部,仍然十分的容易,这里可是一片不设防之地哪!

  轰!

  一声爆响,黑雾弥漫,章、仇二人扑了个空,自那黑雾层中穿行而过,却并没击中木清河,他消失了踪影。

  柳思健也不在原地了,这是怎么回事?

  过了片刻,黑色的雾气渐渐消散了,周围的景物由模糊而重归于清晰,章、仇二人放眼四望,只见柳思健立在北边四五米开外。

  他并不是傻了,而是依旧保持着他的精明,双目凛凛有神,目光坚定如铁,正在探照着目标,他的目标,当然就是木清河,也只能是他。

  “哼,臭小子,老子记住你了。”

  木清河冷笑一声,语调尖厉地道,他的声音是从空中传来,柳思健他们三个循声望去,只见木清河原来是立在十米高的松柏的枝叶尖上,他逃脱了。

  不愧是炼沙境的高手,在被柳思健逼迫得处于完全的劣势的状态下,面对三个人物的夹击,竟然能够说逃脱就逃脱,这种能耐,还真不是柳思健他们三个所可比拟的。

  “木镇主,何故匆匆离去?不若还请回来,白虎兄热情好客,是会殷勤地接待你老哥儿的呐!”

  柳思健嘿嘿一笑,仰着的头脸,继续保持着这一姿势,嘴巴却是挺甜的,向着木清河出了邀请,只不过这种邀请,是并不怀什么好意的罢了。

  “柳思健,奉劝你一句,若是执迷不悟,一再跟城主作对,你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木清河朝着柳思健拱手道,但这不是看得起柳思健,而是他也知道,万一他们三人联手,他这个镇主是拿他们没有办法的,他不说是得罪他,而说是得罪城主,当然是要抬出城主的名头来压柳思健三人。

  “镇主大人,我也有一句话奉劝,你既然是代表城主来这里管理地方的,那你便应以民为本,团结大众,把这里给治理好,不求歌舞升平吧,起码得要让劳苦大众生活安定,如此才好各司其职,大家生活得好,你这位镇主功绩也显著。”

  柳思健朗声言道,他说出来的是真心话,他是还记得地狱十王说他是人间沙心城的城主候选人之一,他是要推-翻现任城主金十八,才能当上城主的,但是,如果这一切,是要以让数以千万的贫苦人民,大受其苦为代价,换取而来,那么,这个城主,他是不乐意去当的。

  “嘿嘿,臭小子,本镇主到底要怎样作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木清河冷哼一声,他知道靠嘴皮子在柳思健那里仍然难以取得优势,便转向章白虎和仇金豹,严厉地道:“你们两个是本镇最著名的人物,要钱有钱,要势有势,生活比一般民众不知好出多少。但你们也必须服从城主的统治,如若反叛,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何去何从,你们仔细掂量吧!”

  言毕,向着东方疾飞而去,他的兵将还在那里,他是去撤回兵将,但是,会去下令进攻白虎林场吗?

  “若是木清河进攻我家,那我……”

  章白虎见到木清河向东疾去,一时之间,大为焦急,忙中生智,他向着柳思健以及仇金豹抱拳施礼道:“二位救命之恩,我是没齿不忘的,容后图报。只是如今,这木清河若是进攻我家,这又可该……”

  柳思健微微一笑,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而后,便道:“放心吧,木清河是不会再下令进攻的,而只会带领兵将撤退。”

  “哦?”仇金豹似有所觉,但是依然用心倾听。

  章白虎则是心神已乱,听柳思健如此说,这才稳住了自己,终于不像先前那般火急火燎了。

  “经此一战,木清河已经知道,只要我们三人联手,打败他,是绝对做得到的事情。而如今,我们三人,就在一处,他是不能不有所顾忌的。”

  柳思健看了二人一眼,接着,继续道:“所以,他只可能撤兵,而不会再进攻,除非他是傻子。”

  “不错,小兄弟分析的是对的。”仇金豹点头说道,随即望向了章白虎,是看他作何打算。

  章白虎自然是更加的稳定住了自己的心神。

  “不过,为了预防万一,”柳思健说着,转向仇金豹,道,“我们还是护送章场主回去吧,一是确定局势,二是商讨对策。”

  “好的,一切听小兄弟吩咐。”

  仇金豹抱拳,向着柳思健,而后又是章白虎施了一礼,道:“事到如今,我们三人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除了团结协作,再没别的出路了。”

  他这话,不只是说给柳思健听的,而更是说给章白虎听的,只是不确定章白虎是个什么打算,这才使用了隔空喊话的办法,来表明他是愿意合作的。

  “嗯,仇堡主所言,正合我意。”

  章白虎听了,马上表明自己的态度,他是精明的,事情到了今日这个地步,除了三人抱团取暖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应对大权在握而又神通高强的镇主木清河的进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