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无尽火海在方圆千米的范围内狂野肆虐,将之前的战斗中还侥幸残存的一切事物都彻底烧成了灰烬。Ww『W. 烈焰的包围之中,达科紧闭着双眼,回味着刚刚血脉能力中觉醒的那一段记忆片段。

  “嘿,还在那里闭眼站着做什么?等着谁去把你吻醒吗?”VitJ轻轻笑起来,在周围热流的映衬下,略显清凉的鼻息喷在达科脖颈上。

  达科愕然睁眼,才觉虹化**的烈焰已经完全消散,只剩下他面前一具焦黑的尸体如同朽木般横陈着,背后的VitJ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啊!”达科一惊,急忙辩解道,“没,没有,我……我只是……只是走神了……”

  “好糟糕的台词。”VitJ仔细看着达科的窘状,眼中泛出笑意。

  达科的面孔一下子涨得通红,急忙转移话题,“我,我刚刚在思考问题呢……嗯……巴比诺说你的真名能力,叫做前知?”

  VitJ笑着点点头,“没错,我能看到某个个体一段时间之后的状态,秩序层次越低能看到的时差越长,而秩序状态越高则看到的时差越短。”

  “没错,问题就在这里!”达科一下子找到了话题,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急忙问道,“人的反应时间大概是o.2秒,出这个时间,对方就会因为你的应对措施而改变原本的行为,所以能看到的时差间隔再多也是毫无意义的。”

  “嗯,分析得不错。”

  达科一边思索一边整理着自己的逻辑,组织起语言一点点地说,“但刚刚我与巴比诺战斗的时候,能够看到4.12秒之后他的行动,并且对此作出了很多与原先预想战术完全不同的改变,但巴比诺却根本没有受到我行为的影响,他完全就是按照你预知中那样去做的!”

  VitJ没有正面回答达科的问题,而是反问,“对于预言术,你怎么看?”

  “我……不会预言术……”

  “那么听总该听说过吧?知道动思成真吗?”

  达科点头,“这个我知道,很玄奥的理论。”

  认为一件事会生的人越多,这件事生的机会就越大,这是整个预言术得以存在的基本设定之一。一件事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会生,如果这件事情被传播扩散出去,它便会在极短的时间里生。这就是预言术中的一种现象,动思成真。

  VitJ指着自己的眼睛说,“动思成真的道理告诉我们,因与果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并非是因决定果,也不是果决定因,它们二者其实是一种互动的关系。预言术就是窥探未来之术,而真名中的预言类能力却与预言术有所不同,它是通过真名中的力量来拨动法则之弦,使得这种互动产生偏差,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达科听得似懂非懂,他一直认为预言术只是能够预言到既定将要生的事情,但VitJ的意思却好像是在说,可以通过预言来决定未来将要生什么,这让他已经形成的世界观有些难以接受。

  但达科很快想起了被血脉激的那一幕片段,普瑞菲斯封神之前的那段经历,再结合VitJ所做的解释,他有些理解了预言与命运的关系。未来可以预知,并非因为即将被预知的事件将要生才做出了预知,而是因为做出了如此的预知使得未来将要那样生。

  无论是预言之神,还是VitJ,他们的真名都是预言法则上的一点,他们能够通过预言来影响未来,却终究逃不出被自己所影响的那个未来。因为,他们已经成为了底层法则的一部分,那是命运法则。他们存在的本身,既是命运。

  “就好像那个位置,可以说那里将要出现一个人,于是我将这件事情提前预知了。也可以说是因为我作出了这个预知,所以那里将要出现一个人。”VitJ说着就走到一块碎石之前,一脚将那块碎石踢了出去。小石块划出一道抛物线,就在快要落地时,那个位置忽然产生了一阵空间波动,一个身影出现在那里,恰好与那石块重合。

  那个身影一闪即逝,随即碎石掉落在地上,其上已经沾染了大片血迹。而之前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距离碎石十米远的侧方,接着他就捂着胸口开始大声咳嗽起来,刚刚那块石头恰好与他瞬移过来的位置重叠,那石块伤到了他的胸部,一口口带血的唾沫被他咳出来。

  达科十分敬佩这个人的反应度和对空间法则的掌控,这人竟能在现瞬移失败时马上再一个空间平移将石子让过。他自忖若是换成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恐怕根本反应不过来,那碎石就会直接卡在胸腔里,需要莉雅帮忙治疗了。

  “谁他妈……咳咳……丢了块……咳咳……石头……咳咳咳……”那个身影一边咳嗽一边气急败坏地骂娘。

  当达科看清来者的形象时立即愣住了,这人穿着一身小丑的服饰,脸上的红色油彩连接出一个u的形状,正是之前在斗兽场中释放绝域禁锢的Vitu。于是达科得知Vitu是从十几公里外的圣耶鲁斗兽场中瞬移过来的,立即就被震惊了。

  短距离传送可以依靠精神力进行精确定位,一般比较长用的有闪现术、移形换位和斗转星移,主要用来闪躲敌人的攻击。而长距离传送就需要预先设定空间坐标才能精确到达,空间门和传送阵都是这种预设坐标的代表,若没有坐标直接使用瞬息移动则精确度太低,很可能十几公里的传送就会偏差出一公里以上。

  然而Vitu传送过来的位置明显没有坐标,直接使用瞬移到了这里,竟然能够如此精准,达科立刻将其危险程度提高了一个档次。达科被VitB12追杀所留下的心理阴影尚未消退,见到维他命公会的杀手先就会在心中给出一个危险等级评定,若是像Vitu这种擅长空间移动的职业来追杀他的话,他基本上是插翅难逃了。

  VitJ听着Vitu的骂声,也不做声,就只是静静地看着。Vitu咳了几口血,然后开始环顾四周,现周围是大片焦土,却并没有惊奇,接着又望了望天空,现也没有鸟,于是奇怪那石头是从哪来的。继而他现了目光不善的VitJ,急忙惊声尖叫起来,“呀,J……咳咳……我是来告诉你,炼金公会那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咳……那几个教会的炮灰也都被杀光了,我们准备收工啦!”

  VitJ面无表情,淡淡地说,“按计划行事吧。”

  “咳……那我就……咳……回去了!”Vitu嘴上说要走了,他的眼睛却一直在VitJ和达科两人之间逡巡着,目光中带着惊奇,似在思考着二人的关系。但很快,他就看向了侧方不远处的一处高空,“咦?竟然是来自位面以外的空间波动!是那个变数吗?”

  VitJ也看向了那处高空,目光中带着一丝期待,自言自语地说,“看来x的因果补偿还没有到呢。”

  达科也看向那处高空,得到了两人的提醒,他才感觉到那处空间的波动似乎有些异常,像是传送门被开通的前兆。

  Vitu的眼珠滴溜溜一转,坏笑着说,“要不要我给他动点小手脚?保证这龟儿子要多在虚空里旅游十天以上才找的回来。”

  “滚。”VitJ轻轻吐出一个字。

  Vitu顿时被吓得连连后退,滑稽地跌倒在地上,竟真的向后滚了一个跟头,才传送离开。

  此时那处空间波动已经渐渐剧烈起来,并在其中心处形成了一个不大的圆形通道,那通道在某种力量的驱使下渐渐扩张,当成为了一人多高的传送门时,一个身上罩着魔法护盾的身影缓步迈了出来,环四顾,似在审视着自己身在的位面。

  看到这个人的到来,达科顿时就被惊呆了。步履凌空,分明就是圣级强者的体现,只是阿美西亚位面的十位圣级强者,除去已经死掉的两个,还剩下八位,达科对于他们的容貌全都记忆的很清楚,但却不认识面前这个人。

  VitJ看出了达科的疑惑,向他解释说,“看样子这个人来自十级位面,不过是个没有领域的水货圣级罢了,不必紧张。”

  达科闻言一惊,十级位面对于他来说毕竟过于遥远了,唯一一次有机会接触还是当初在预言教皇那里,见过一次十级位面的传送坐标。但达科仔细端详着上空这个人,却怎么也看不出他哪里有什么特点能看出的来自十级位面的。

  此人外表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面容瘦削无须,手中拿着一根形状如同弯刀一样的魔杖,褐色魔法长袍的衣摆和袖口处点缀着金色铭纹,袖子一直托到脚下的位置,双手手指总共戴了六枚硕大的戒指,其上不停闪烁着栩栩光辉,而头上戴着的尖顶帽子被帽尖上的镶钻压得低低垂下,看起来倒像是学院派的魔法师一样。

  这个人很快也注意到了下方的达科和VitJ,很是惊奇地降低了一些高度望过来,出一串不明其意的惊呼。达科施法了一个同音传译,对方说出的话音就转换成为阿美西亚通用语传入耳中,“我不知道会有人来接我,额,原来这个偏远的位面也有土著,而且看起来魔法文明还蛮高级的。”

  达科闻言一怔,戒备地问道,“你是谁?”

  “土著就是土著,连异位面来的神都不认得。”这个人嬉笑地看着达科说道,“哈德逊·罗德里格斯,这是我的名字。不过你这样的土著知道了也没用,因为你必然无法理解这个姓氏当中所包含的意义。”

  “罗德里格斯。”VitJ重复着这个姓氏,嘴角翘起一丝弧度,继而抬头看向哈德逊,“等你很久了,异位面的入侵者。”

  “喂喂!我可不是来入侵的,只是路过,顺便看看你们这儿有什么特产。”哈德逊一边说着一边环顾四周,却现全都是焦土,嫌弃的说,“你们刚刚玩过火?要不是看到了你俩,我肯定会以为走错到燃烧地狱了。”

  达科听到哈德逊所说的话,却一点也没有放松下来,反而全身紧绷起来,随时准备战斗。这种异位面来的人,即便是路过,也绝对不怀好意,只会想着抢夺资源。对于这种人,一旦被现,不但诸神的教会将进行通缉,各大公会也同样将尽全力围剿。历史上不乏整个位面动员起来围剿异位面入侵的事件,当然入侵有规模相对庞大人数上万的军队,也有孤家寡人偶然旅行至此的情况。现在达科所遇到的就属于后者,其实这样一个人路过此地的小事件很难引起各大势力的注意,Vitx也只是预言这次炼金公会任务的变数时,才现了这处异常,引起了VitJ的兴趣。

  哈德逊又观察了一圈周围的情况,对阿美西亚位面做了大致了解,接着就冷笑起来,“这个位面土著的预言术水平还不错嘛,可惜就是实力太低了点。嗯,一个八级痛苦术士,一个五级冰系法师,也想阻挡我?”

  “你的家族只教会了你以等级来衡量对手吗?无知者无畏。”VitJ白皙的手掌悠然翻起,接着诅咒的光芒就将哈德逊彻底笼罩,他整个人都变成了黑白灰三色的组合,立时从空中惊叫着落下。